蒙军按兵不动,襄阳情势外弛内张;郭靖遣探子四处查访,回报皆指蒙军为数不多,且有后撤迹象。安抚使吕文德闻之大乐,遂将兵符收回,并饬令郭靖休假以慰辛劳。黄蓉情知吕文德惧大权旁落,故示体贴;但乐得清闲,因此也不说破。   郭、黄二人难得有空,便雇工修缮破旧房舍,工人于院内挖掘,竟得冷热二泉。黄蓉心想︰温泉发散,冷泉收敛,每日冷热交替,不独对身体有益,亦且有美容养颜之功。黄蓉素喜洁净,尤爱沐浴,欣喜之余,便令工匠重新构建全新浴室。   郭破虏年已十四,郭靖为磨练独子,便令其负责监工。郭破虏每日除与工匠打成一片负责监工外,并参与设计,亲自动手构筑。他对土木之学本有兴趣,如今投其所好,正是得其所哉。浴室为黄蓉关注重点,郭破虏知之甚详,因此也加倍用心。   历时月余,修缮完竣,黄蓉首观浴室,不禁大为满意。只见室内宽敞,冷、热二池相邻;一旁更衣间,更置上好铜镜多面,可由各个角度综观全身。浴池深三尺,长宽各为九尺;一池热气腾腾,一池冷气森森;地面池边均以青花石板铺设,观之朴实淡雅,颇具天然妙趣。   黄蓉见池水缓缓流动,水位未尝稍降,想是出水进水控制得宜,不禁更是欢欣。她来回走动,四处观看,真想立时脱衣下池,以享洗濯之乐。郭破虏见黄满意,心中也暗自雀跃;这浴室内壁设有夹层,可匿迹其中,窥视沐浴更衣。此乃其亲自密造,并无他人知晓;想到日后春光无限,唯有自己独享,他不禁抓耳搔腮,得意非常。   郭破虏自去年起便喉结凸起,体毛渐生,对异性也愈发感到好奇。她们柔软的身段、凸出的胸部、清脆温婉的声音,在在都激起他莫名的冲动;这种冲动,使他日益粗大茁壮的下体,经常无缘无故的勃起,脑中也充斥各式各样的淫秽幻想。对此现象,他深感困惑,但茫无头绪下,亦深觉难以启齿问人。   日常接触的一干女性,突然间吸引力大增;除了郭襄因太过接近,较无感觉外,其余无论是耶律燕、完颜萍、郭芙,甚至于母亲黄蓉,都会引发他突如其来的冲动。每当她们经过工地,言语粗俗的工匠们便会针对各人长相、身体特徵,品头论足一番。郭破虏听在耳里,记在心中,不禁更加性趣盎然。   他这年龄,本就性慾旺盛,容易胡思乱想;如今闸门已开,那就如溃堤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浴室内壁设下夹层,心中也计划好要如何厕身其间,以伺机窥视母亲沐浴。年少的他,色慾已冲昏了理智,他只想早日实现计划,裨便得窥母亲丰美的裸身。   工匠们的污言秽语使他蓦然惊觉,母亲原来是个风华绝代的漂亮女人。他细一回想,母亲一向管束自己甚严,而自己也畏母如虎,因此平日也从未以女人的角度看待母亲。如今一旦以女人视之,则端庄严厉的母亲,立时成为成熟艳丽,风情无限的妩媚美妇。原本他对黄蓉既畏且敬的心态,也在刹时,转变成觊觎贪婪的妄想。   郭破虏当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黄蓉风韵犹存的动人体态,不停萦回脑际,他不禁忆起儿时,与母亲一同沐浴的情景。母亲白嫩硕大的乳房、乌黑如发丝般的阴毛,逐一在记忆中浮现,他血行加速,慾念陡起;下体也硬梆梆的直翘了起来。   他抚弄着肿胀欲裂的阳具,无师自通的手淫了起来,初精喷洒的美妙快感,进一步激发起他无边的慾念;他脑中一面勾勒着母亲的裸体形象,一面连续不断的套弄着阳具,几次快慰的射精后,他终于沉沉的进入梦乡。梦中的他,悄悄来到新建的浴室,藏身于夹层当中……郭破虏藏身夹层,窥视着正在脱衣的黄蓉。那雪白的肌肤、丰耸的双乳、修长的玉腿、浑圆的臀部,一一随着衣衫的褪除,次第呈现在他眼前。长大后初次目睹母亲丰美的裸身,那种震撼,简直无与伦比。他目不暇给,眼花撩乱,紧盯着褪尽衣衫的黄蓉,阳具也似要爆裂般的,直坚了起来。   转瞬之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蹲坐于池中的黄蓉,突地惊呼一声,跳了起来,而后猛的一下,又复坠入池中。郭破虏一瞥之下,不禁惊骇莫名。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紧紧抓住母亲纤美的足踝,母亲疯狂的挣扎,那对饱满嫩白的奶子,也上下左右激烈的晃动。池水沸腾般的翻搅,母亲修长圆润的双腿,也忽起忽落的在水中踢踹。良久池水恢复平静,母亲也软趴趴的,不再动弹。   惊惶恐惧,震慑住年幼的郭破虏;他浑身发抖,失魂落魄,竟木然呆立,不知如何是好。此时哗啦一声,池中冒出一个足足有一丈高的怪兽;它全身长满黑毛,状似猩猩,但却有个蛇样的头颅。 它双手抓着黄蓉的腿弯,将赤裸的黄蓉,头下脚上的正面提起;嘴中尺来长的蛇信,也在黄蓉下体灵活伸缩,舔舐着那条鲜嫩的肉缝。   昏迷的黄蓉,在下体搔痒刺激下,「嘤」的一声醒了过来。她奋力挺腰直起身子,立时面对狰狞丑陋的怪兽;眼前恐怖的景象,几乎使她再度晕厥过去。她惊惶挥掌击向怪兽,但怪兽两手一伸拉开距离,她击出的双掌顿时落空。手中猎物竟然反抗,似乎激怒了怪兽;它发出一声低吼,嘴中蓦地喷出一股红色轻雾。   黄蓉只觉甜香入鼻,陡然间便身躯酸软,无力再行抗拒。   怪兽将黄蓉放置池边,灵活分叉的舌尖,竟同时舔舐黄蓉的阴户及肛门。那细长的舌尖,冰冰凉凉,轻搔慢舔,探入前后两个孔穴,黄蓉又惊又怕,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无法动弹的黄蓉,在极端恐惧下,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尿意,尿水在颤栗抖动下喷洒而出,竟带来一种压抑不住的异样快感。   由惊吓中回过神的郭破虏,从夹层中冲了出来,他双脚飞踹,狠命的踢向怪兽背部。「砰」的一声,两脚踢实,怪兽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来,郭破虏却一个踉跄,翻倒在地。面对怪兽的郭破虏,慌忙一式「见龙在田」击向怪兽,怪兽不躲不闪,两手一伸,就将他拎了起来。   怪兽指爪一挥,便扯下他的衣裤;惊慌失措的郭破虏,不知怪兽要如何整治自己,手脚狂挥乱舞,拼命的挣扎。怪兽似乎对他软垂的阳具颇有兴趣,它长舌一卷,便在他下体舔了起来。   躺卧在地的黄蓉,见爱子救援亦遭怪兽擒获,不禁心急如焚,但自己无法动弹,亦是无计可施。此时怪兽喷出红雾,制服郭破虏,随后顺手便将其放置黄蓉身旁;母子二人裸裎相邻,并排而卧,心中均觉尴尬万分。   怪兽的胯间,突然冒出一团丑陋无比的东西;像是章鱼的触须,又像是拧在一块的麻绳。它不停的扭动旋转,真是说不出的恶心怪异。突然,那团东西蓦地分开,成为十多条如小指般粗细的怪异触须,那触须的周边,有刺参般的棘状凸起;顶端吸盘可如喇叭口般的开合,也可紧缩成为圆形的球状物。   触须似乎各有生命,它们兵分二路,灵活地缠上母子二人的身体,并且各取所需地蠕动起来。缠绕郭破虏下体的触须,轻搔着他的阴曩,碰触着他的阳具,也舔唆着他的肛门。血气方刚的郭破虏,那禁得起如此挑逗?他的阳具立刻坚硬翘起,而触须也迅速的呈喇叭口状,包住他的龟头,吸吮了起来。   黄蓉的情况也是大同小异,两条触须分别在她白嫩的乳房上肆虐,樱桃般的乳头受刺激凸起後,触须喇叭口便包住乳头,蠕动吸吮。另两条触须,则分别向她阴户及肛门钻探;完全不同于男性阳具的触须,侵入体内,如蛇般的蠕动。黄蓉只觉恶心恐惧,但身体却也无法遏抑的,产生了自然的反应。   触须此来彼往,相互支援;钻入黄蓉嫩穴内的触须,似乎觉得滋味不错,因此呼朋引伴又召来数条触须。 它们纠缠扭转直往嫩穴中钻,黄蓉只觉痒入心肺,趐入骨髓,忍不住便呻吟了起来。母子二人裸身躺卧,相邻紧靠,眼角余光均可彼此互见;被触须挑逗得慾火熊熊的郭破虏,目睹母亲搔痒难耐的媚态,心中不由自主的便涌起,母子乱伦的禁忌幻想。   郭破虏眼里望的,是赤裸躺卧的黄蓉;脑中想的,是母子乱伦的淫秽画面;因此在触须吸吮下,很快的便身体抽搐,射出精液。身旁的黄蓉,同样也禁不住触须的挑逗而快感连连。 在此情况下,得尝销魂滋味,母子二人均觉羞愧尴尬。   怪兽一阵吼叫,所有触须突然快速缩回,原本沉醉在肉体愉悦下的母子,骤失所依,不禁都有空虚不舍之感。几乎同时,怪兽抓起郭破虏,将其强压在黄蓉身上,并调整两人手臂姿势,使母子二人相互拥抱。怪兽口中吐出缕缕白丝,如包粽子一般,将两人自头部以下,层层叠叠,紧紧裹住。黄蓉、郭破虏母子,身体无法动弹,只得任凭怪兽摆布。   怪兽端详了一阵,似乎颇为满意,便又一张口,喷出一股腥臭难闻的绿雾。   二人一嗅之下,只觉恶心欲呕,猛地打了个喷嚏,刹时血脉畅通,已然恢复行动能力。怪兽不再理会二人,它跨入温泉池内,逐渐下沉,终于消失不见。黄蓉母子均觉讶异,这池深仅只三尺,怪兽却身高丈余,又如何能没入池中,消失不见呢?   此事虽然怪异,但两人均已无心深究,因为一股熊熊慾火,已在两人之间蠢蠢欲动了起来。   母子二人,方才在触须挑逗下,均已慾火勃发,不可遏抑;如今赤裸紧拥,肌肤相亲,更犹如干柴烈火一般,一触即燃。郭破虏只觉母亲全身,柔软滑腻,幽香阵阵;黄蓉察觉儿子阳具,坚硬火热,紧顶下体;两人虽有母子之亲,但处此情况,亦觉心头荡漾,欲情滋生。   黄蓉警觉情势不妙,必需尽快脱困,否则就算自己忍得住,儿子恐怕也受不了。已恢复行动能力的她,奋力一挣,但丝网软不受力,且轫性奇佳,一挣之下非但无效,反而使得郭破虏的阳具,更贴近她的阴户。黄蓉慌忙叫道︰「破虏,来!和娘一块使力,快将这鬼东西弄下来!」母子二人齐运功力,拼命挣扎,丝网虽稍有松动,但却依然无法脱身。使力挣动之下,二人身体相互磨擦,黄蓉只觉下体一阵畅快,郭破虏的龟头,已滑入她的肉缝。原来郭破虏阳具翘起朝上,紧贴黄蓉下腹;二人挣动之际,黄蓉身体上移,郭破虏身躯下滑,一上一下,阳具便正好顶入阴户。由于方才两人销魂动情,因此下体尽皆湿滑,如今凹凸相凑,自然顺畅滑溜。   郭破虏只觉从所未有的舒畅席卷下体,怒张的龟头被两片温暖的嫩肉紧紧裹住,并隐然有向内吸吮之势。他自然而然的便耸动臀部,冀图能进一步的深入。   黄蓉察觉到儿子的意图,她慌忙竭力推拒,并厉声喝道︰「破虏!不要动!」郭破虏闻声后,慌忙将身体后移;但丝网缠绕,两人本就紧密相贴,身体后移,不过等于在丝网中挣动一下。此时黄蓉也正使力推拒,力上加力,两人竟噗通一声,滚入温泉池中。骤然下水,两人都猛然一惊;池水虽浅,但两人全身紧裹,无法站立,时间一久,恐亦有灭顶之虞。   黄蓉情急智生,她奋力一挺身体,头部靠上池边;此时就算身体下沉,由于脸面朝上,亦不致有窒息之危。在丝网缠绕下,两人就如僵直的连体婴一般,郭破虏依旧趴伏向下,黄蓉则仰面朝上。由于温泉浮力较大,黄蓉头部又撑持在池边,因此两人的身体,竟半浮半沉的漂荡在温泉之中。   适才一阵滚动,郭破虏的阳具又顺势顶进半截;初尝滋味的郭破虏,只觉欲焰狂涛猛烈燃烧,那里还顾虑母亲的感受?他臀部肌肉一缩,阳具猛地一翘,便尽根没入黄蓉体内。黄蓉啊的一声,又似绝望,又似欢欣;郭破虏只觉母亲身体抖颤,嫩穴蠕动收缩。无比的畅快,由下体直冲全身,他本能的凑上嘴唇,亲吻着双眼紧闭的母亲。   阴错阳差,稚龄幼子竟侵入自己隐密的私处;心目中什么也不懂的爱子,竟然已拥有一根粗大的肉棒;对于这一切,黄蓉简直无法接受,但下体充实饱胀的感觉,却证明了这个事实。她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只剩下单纯的感官刺激,默默承受身为女人的快慰。   丝网在温泉浸泡下,不知不觉间,竟逐渐的溶解,发现束缚解除的郭破虏,本能的便蠢动了起来。他双脚一沉,脚踏实地,双手往下一捞,便托住黄蓉滑嫩的大腿;他向前挪了挪,让黄蓉的上身靠在池边,腰部一挺,便抽动了起来。初尝女体滋味,使他既觉神秘,又感兴奋;看着自己粗大的阳具,在母亲嫩穴内进进出出,骄傲的成就感,不禁油然而生。   失神的黄蓉,两眼紧闭,眉头轻蹙;她硕大嫩白的双乳,随着抽插而来回晃荡;鲜美的肉缝,也在阳具进出下,开开合合,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暖流在她下体缓缓升起,她忽地高翘双腿,两手扳住腿弯,嘴里也发出一连串模糊的呓语。   濒临射精的郭破虏,只听出「快」、「好」二字,他哪敢让母亲失望?赶忙狠命快速的抽插。   蓦地黄蓉一声尖叫,双腿突然伸直坚起,紧紧夹住郭破虏的脖子。郭破虏此时腰椎一麻,快感连连,精液排山倒海的,也尽数射入黄蓉的花心。阴阳交泰,老阴少阳各尽其欢,两人抽搐抖动,同时进入极乐仙境。   雄风再起的郭破虏,贪婪的抚摸黄蓉滑润的大腿,大力搓揉黄蓉丰耸棉软的乳房。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而男子汉必须让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彻彻底底的得到满足。   他挺着益形粗壮的阳具,再度指向黄蓉柔嫩的阴户。   裸身躺卧的黄蓉,突地一跃而起,她将郭破虏一把推倒在地,一踪身便压在他的身上。她像发情的雌兽一般,紧紧的搂住郭破虏,凶猛的亲吻啃咬。郭破虏在她野性的春情下,也显得格外的兴奋;两人就像野兽交配一般,狂嘶急喘,疯狂的交欢。再度高潮的黄蓉,狠狠的咬住郭破虏的咽喉;正抽搐射精的郭破虏,只觉痛苦、舒服,都到了极点,不禁发出兽性的嘶号。   喉头的鲜血,泉涌般的直流,黄蓉的眼神,冷酷中又带有淫荡的春情;郭破虏只觉,如此死在母亲嘴下,简直比作神仙还要快活。他坚硬的阳具,仍在黄蓉体内间歇的颤抖,黄蓉的嫩穴也持续收缩,吸吮着他的龟头。生命似乎从他体内快速消逝,飞向虚无缥缈的快乐天堂。猛然间雷霆一闪,他由高空往下落,永恒的沉沦袭上心头,恐惧中他睁开了双眼……黏黏稠稠满裤裆,舒舒服服一场梦;销魂滋味乐无比,可惜梦醒空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