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夏夫特是青兰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个性孤僻的他其实颇为俊俏,不过这并不能让他在学校中受到女 孩子的欢迎,事实上他还是个女生们的笑柄。
  在一年级时,他被当时三年级的学姐,也是学校中有名的不良少女成田夏月诱惑。
  这是恶梦的开始。
  成田夏月不但只是把他当成了百人斩的战绩,更在不良少女的圈子中大肆嘲笑夏夫特的无能。
  任何男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夏夫特也是;他整整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是为了复仇。
  成田夏月毕业了,但她还有个妹妹,不但是优等生,还是校花的成田冬雪。
  没有人知道,夏夫特在一年前的打击下,居然觉醒了超能力;现在这个时代,超能力或魔法之类的 东西已经是一种常识,但也不是菜摊上的大白菜,只有少数人拥有,更是国家机器重点管理的对象,因 此当夏夫特发觉自己拥有超能力时,刻意隐瞒起来。
  长相甜美、活泼可爱的成田冬雪,有着一头棕色长发,和那个已经毕业的姐姐外貌相似和个性截然 不同,很多人即便是讨厌成田夏月或与其结怨,也不会因此而牵怒到她身上。
  当下课时,成田冬雪小跑步来到了厕所。
  方才上课时,她已经快忍不住了。
  即便时代再进步,有些东西始终保持着相对原始的状态,成田冬雪上厕所的同时,心中也忍不住胡 思乱想起来,为什么家家都已经在用坐式马桶的现在,学校还在用蹲式马桶呢?
  “哎啊。”
  就在成田冬雪要站起来的,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带着刺痛的冰凉,好像有异物闯入少女的私密处,不 过转瞬即逝,让成田冬雪不知是不是幻觉。
  “怎么了?”外面传来了同学的关心。
  成田冬雪连忙说:“没什么,东西掉了而己。”
  直到了放学后,成田冬雪一直没有想起这件事,对她而言,这可能只是神经过敏吧。
  “啊……嗯……”躺在床上,完成作业的成田冬雪褪下裤子,用她的手指抠着下体未曾被入侵的细 缝,刚刚长出的细毛被从私密处分泌出来的液体沾湿,以小米小虫队型卧倒在雪白的肌肤上。
  “啊啊啊----”
  压抑着发出长长的舒畅声,成田冬雪达到了一次高潮,气喘嘘嘘地躺在床上。
  未曾交过男友的她在性这方面相当含蓄,就连生理需求也像清教徒般地自我压抑,虽然偶尔会有这 种自我解放的行为,但成田冬雪并没有沉溺于此,甚至有些排斥。
  只是今天不知为何,经过了一次手淫,身上依旧燥热,成田冬雪于是把冷气温度再降低一些。
  第二天,成田冬雪不知道为什么,总感到不太对劲,在上课时,始终不能集中精神,双腿之间流出 让人害羞不已的分泌物,让那片印有小熊的薄薄布料湿成半透明状。
  成田冬雪甚至在无意识下,会伸手隔着内裤刺激阴唇和勃起的小豆子。
  每当下课时,成田冬雪便急忙到厕所里去,尽情地发泄一番,但短短的下课时间无法让她得到满足 ,反而挑起了更强的更深的欲望。
  就这样半天过去了。
  中午时间,持续手淫的成田冬雪已经有些昏昏沉沉的,便以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
  精神不济的她没有发现,当她走在回家的路上时,背后远远地跟着一个男生。
  成田冬雪居住在一栋有小院子的三楼住宅,由于父母一同出差,姐姐夏月又老是在外头鬼混,因此 整个房子只有一个人居住。
  在推开大门的时候,原本精神不太好的成田冬雪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感觉袭来-从阴部传来触电般 的感觉,有如浪潮般冲向成天冬雪的脑海。
  成田冬雪腿一软,整个身体无力坐倒。
  抖着双脚,成田冬雪忍着那强烈的刺激,勉强站起来走进房子。   当她走进客厅,原本放松的心情宛如面临坠机,俏脸刹白。   在客厅的电视上,正拨放着成田冬雪早上在厕所自慰的画面,清晰的画面就就连耻毛也都一清二楚 。
  “拍得还不错吧?”
  成田冬雪一惊,猛然回身,却见到一个英俊却阴郁旳男生,看他身上的制服,应该也是同校的学生 。
  也不多想,成田冬雪顺势抬脚一踢。
  成田冬雪不像姐姐成田夏月一样有着超能力,但品学兼优的她学过跆拳道,等闲混混根本不是她的 对手。
  夏夫特往前一跨步,左手揽抱成田冬雪的大腿,化消她的扫踢,右手则是拂上她的脸庞。
  “真是可爱啊,不过如果其它人看到你自慰的模样会怎么想呢?说不定你会成为全校男生手淫的幻 想对象哦。”
  成田冬雪脸上一红便要挣扎,却听到夏夫特说:“难道你希望全校的人都看到你的影片吗?”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夏夫特左手顺着成田冬雪的大腿来到了耻部,中指便在那迷人的缝上一抹。
  “嗯……”
  早已情欲高涨的成田冬雪按捺不住,发出粗重的吐息。
  “表面上就算是冰清玉洁的少女,私底下也是个小色女,嘿嘿嘿……”
  成田冬雪虽然满脸通红,却不知如何反驳。
  夏夫特一副舍不得的模样,放开了成田冬雪的大腿,同时反手将成田冬雪的双手扣在背后,用一副 手铐铐在一起。
  接着夏夫特取出了一条麻绳,快速熟稔地在成田冬雪身上绑成一个龟甲缚。
  成田冬雪C罩杯的胸部在麻绳的束缚下更显突出,再加上那身学生制服,一整个充满了淫靡堕落的 感觉。
  “啧啧……想不到还蛮有料的,我看很多AV女优身材都没有你好,不如你来拍几片如何?素人投 稿系列应该不错,还是蛇缚呢?”
  “你为什么要这样?”成田冬雪又羞又怒。
  夏夫特冷笑的说:“要怪就怪你姐姐吧。”
  说完,夏夫特便一把将成田冬雪扛在户上,任凭她双腿乱踢,将她带到了二楼的个人卧室。
  到了卧室,夏夫特把成田冬雪扔在床上,自顾自地做起自己的事来,而倒在床上的成田冬雪,表面 上似乎相当镇定,内心却恐惧地看着这一切。
  夏夫特在卧室的天花板和墙壁几处黏上了6M无痕挂勾。
  他用麻绳穿过挂勾,把成田冬雪正对着卧室中的全身镜吊到半空中。接着,夏夫特另外取出麻绳, 分别绑在她的双脚踝处,并将大小脚捆在一起,向左右拉开,形成了M字开脚的模样。
  接着夏夫特解开了成田冬雪的手铐,却不是要将她放开,而是将双手各自固定在左右脚踝处。
  “今天就学长我,来请教一下我们的优等生健康教育吧。”   夏夫特在充满恶意的笑声中,伸手将成田冬雪最喜欢的内裤撕破。   “啧啧、没想到美丽的校花成田冬雪小姐居然穿这么可爱的内裤,不过这味道闻起来……”
  紧咬下唇的成田冬雪,脸变得更红了,并不是内裤被撕破、私处暴露出来,而是因为内裤上的水渍 。
  轻轻抚摸湿润的肉丘,夏夫特绕到成田冬雪的背后,双手伸到成田冬雪的胸前,一口气把轻薄的校 服连同胸罩扯开。
  充满弹性的两团淫肉在失去束缚时,蹦地弹了几下,夏夫特禄爪直袭,一把握住揉了几下,说:“ 哇、触感真不错,常常按摩的样子哦。多大呢?”
  乳房被揉捏,成田冬雪忍不住发出数声喘息,却是不愿开口。   夏夫特见成田冬雪没有反应,一声冷笑,双手食中指相准胸部上粉红的花蕾用力一夹。
  “啊-”突如其来痛楚让成田冬雪不由惊叫一声。
  “我再问一次,你的胸部有多大?”
  “你……下流。”
  夏夫特冷笑着放开了成田冬雪,拿出一根藤条,咻一声便抽在成田冬雪的屁股上。
  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成田冬雪,突然感觉到屁股上火辣辣的一阵刺痛。
  “啊啊啊啊----”
  “尽情叫吧,我知道你的房子有隔音。”夏夫特一边说,手上持续挥动藤条。
  啪啪啪,在成田冬雪屁股上留下一条条的红痕,从未受过如此对待旳成田冬雪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 角流了出来,同时,一道金黄色的液体从成田冬雪的下体喷出,在半空中划出美丽的抛物线,溅落地板 。
  “想不到可爱的校花成田冬雪,居然有随地小便给别人看的习惯。”   成田冬雪羞得整个人脸都红了。
  虽说因为疼痛而失禁,但其实中间也有夏夫特的关系;是的,夏夫特的超能力虽然只是等级二,但 却是很特殊的一种,他能够具现一些小生物,这些小生物没有太强大的力量,只能针对生物的感官造成 刺激,诸如痛楚、性欲、恐惧等等。
  透过这样的能力,再加上从黑暗市场中习得的魔法,夏夫特轻易地控制住成田冬雪-尽管只有肉体 。
  夏夫特再度握住两颗肉球,重新问说:“你的胸部有多大还记得吗?”
  “85……C。”这次成田冬雪用只有蚊子可以听到的声音。   “好小声哪。可以再大声点吗?”
  “85C!”
  右手轻搓乳头,左手则是滑下两腿之间,用手指在细缝上轻拂过,离开时带起一滴晶莹的液体。
  “没想到这么容易兴奋,我想男人的经验一定不少吧?”
  “没、没有……”
  “嗯?我没听到。”夏夫特右手用力一握。
  成田冬雪轻哼一声,连忙大声说:“没有。”
  “没有?那么说你还是处女罗。”
  “是、是的。”成田冬雪满脸通红地低下头来。
  夏夫特用手指在成田冬雪的耻部来回搓抚,口里却说:“是吗?成田夏月号称百人斩,性关系淫乱 ,你居然还是处女,不可能吧?”
  “是真的……”成田冬雪小声的辩解。
  夏夫特轻笑着放开了成田冬雪。
  “真是的,这么可爱的屁股留下伤口怎么办?对吧,小冬雪。”夏夫特蹲下,细细抚摸红肿的痕迹 ,趁着成田冬雪一个不注意,沾着淫汁的手指瞬间突入不设防的屁眼。
  “嗯哼!”
  红肿的地方被触碰,成田冬雪感到又麻又热,突然,屁股有异物侵入,让她吓了一跳,不由地下身 用力,将夏夫特的手指死死咬住。
  夏夫特也不急着再深入,手指轻轻搅动,后才依依不拾地抽了出来,抻到鼻下嗅了几下,接着便将 手指伸到了成田冬雪面前。
  “啧啧、你也来闻看看……”
  出乎夏夫特意料之外的,成田冬雪竟然一张口便往他的手指咬去,所幸夏夫特反应甚快,瞬间缩手 ,免去手指被咬的噩运,不过也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哈哈……好、好。”险些断指的夏夫特气极反笑:“既然你这么讨厌屁股的味道,那我就帮你清 洗一下吧。”
  夏夫特刻意提了个袋子,走到成田冬雪面前,将袋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跳蛋、假阳具、绳子、 手铐,还有很多很多她完全没有见过的东西,成田冬雪登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夏夫特拿了一个装有液体的小球到成田冬雪面前。
  “知道这是什么吗?”夏夫特停顿了一下,做足了姿态才继续说:“这叫浣肠剂,它的功用嘛…… 等等你就可以知道了。”
  拿着浣肠剂,夏夫特走到成田冬雪背后蹲下来,慢慢地将甘油灌入成田冬雪的体内。
  察觉夏夫特的意图,成田冬雪却只能徒劳的挣扎。
  一股冰凉自下体贯入,仿佛冲至大脑,从下腹逐渐袭来的便意,阵阵的绞痛宛如沙滩上的浪潮一波 接一波,让成田冬雪额上,冒出一颗颗冷汗。
  “……”
  “怎么了,你说什么啊?”
  “……厕所。”
  “厕所?厕所在那边啊。”
  “我……我想上厕所。”禁不住夏夫特刻意的装傻,成田冬雪不得不忍着羞辱说出要求。
  “对别人要求要怎么说呢?优等生该不会不懂什么是礼貌吧。”   “请、请……让我去、上……厕所。”
  轻轻拍了一下成田冬雪的屁股,夏夫特大笑说:“好啊。”   不过夏夫特并没有把成田冬雪放下来,而是拿了一个透明的大袋子,摆在她的下方。
  “来,这就是你的厕所。”
  “不……”成田冬雪虚弱无力的拒绝。
  在男生的面前排泄,已经超乎她心理所能承受。
  成田冬雪紧咬下唇,拚命忍耐;突然啪一声,屁股被夏夫特甩了一巴掌,吃痛之下,紧缩的菊关噗 一声,秽物挟着臭味突破,直泄而下,成田冬雪正巧从镜子中清楚看见这一幕。
  生理与心理的冲击,难以承受的耻羞,让成田冬雪失去了意识。   最后她只隐隐约约听到夏夫特的嘲弄声。
  “想不到这么臭啊……”
  二
  张开双眼,成田冬雪发觉自己正趴在自己的平时吃点心的短桌上,想要起身,才注意到自己全身赤 裸,破衣和麻绳都已被除去,整个人被固定成大字状,四肢绑在桌脚上,原本芬香的卧室,也飘逸着一 股臭味,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真实的恶梦。
  “醒了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成田冬雪恶梦的源头-夏夫特,他将脸凑近成田冬雪面前,轻拍她的脸说:“我看 你宿便好像不少,决定做做好事,帮你进行一下水疗。”
  夏夫特轻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手指沾上润滑剂,挤入了成田冬雪的菊门,用指尖轻轻转动按摩。
  “嗯……”
  比之前更加强烈的感觉冲击着成田冬雪的心灵,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不知是痛苦、羞耻还是愉悦的闷 哼。
  按摩片刻后,夏夫特抽回手指,拿出一个大大的玻璃针筒,从水桶中汲取了大量的清水,接着将注 射的橡胶喷头抵住成田冬雪的屁眼,插进去后,将大量的清水挤进成田冬雪的体内。
  100cc,200cc……
  夏夫特灌了500cc的清水到了成田冬雪的肚子中。
  没有浣肠时那种腹绞的难耐,但肿胀的感觉同样不好受,若不是夏夫特不怀好意地站在一旁,成田 冬雪说不定已经放开紧缩的菊门,让肚子里的水自由奔放。
  完成了灌肠的动作,夏夫特又拿了个小塞子,涂上润滑油后,用力压入了成田冬雪的屁眼。
  “这样就OK了,就稍稍忍耐个20-30分钟吧。”说完,夏夫特便离开了房间。
  被独自留在卧房中的成田冬雪,忍耐着下腹逐渐明显的肿胀感。   她并不知道,在她失去意识的时间内,夏夫特已经在她的屁眼里放进了一只他召唤出来的‘虫’。 这尾虫隐藏在成田冬雪的大肠中,利用灌肠当掩护,不断地造成刺激。
  经过了20分钟,夏夫特才回到了成田冬雪的面前。
  对成田冬雪而言,这20分钟却有如20年般漫长,排泄的耻辱和无法解放的痛苦,交织成淋漓的 汗水,。
  “唉啊、受不了了吗?再忍耐一下吧,水疗对身体可是很不错的。”   夏夫特说着,手上同时拍拍成田冬雪的屁股。
  这让她更加难受了。
  啵!
  夏夫特毫无征兆地把成田冬雪的肛门塞拔来起来,失去阻力的菊门有如救火的消防水管,水柱不要 命的狂喷。
  骤失压力的成田冬雪轻嘤数声,全身无力地挂在桌上,未没反应过来,夏夫特又再度把大量清水往 她的屁眼里灌,但早已乏力的成田冬雪的菊门有如不设防的城门,任由清水注出溢出。
  夏夫特反复为成田冬雪灌了几次肠,直到他认为已经够干净了。   咕噜-
  成田冬雪的肚子发出了抗议声。
  从桌上的闹钟,可以知道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0点,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折腾,成田冬雪现在才意 识到,其实她从中午后便一直没用进食,现在根本是饿到四肢无力了。
  此时,一道香味飘进了成田冬雪的鼻子中。
  玉米浓汤,成田冬雪最喜欢的食物。
  成田冬雪的肚子不断发出了阵阵的欢呼。
  “想吃吗?”预先做过调查的夏夫特,手上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玉米浓汤凑到成田冬雪的面前,明知 故问地说。
  已经饿翻天的成田冬雪虽然有心拒绝,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饥饿的感觉太痛苦、太难受了。
  夏夫特把成田冬雪放下来,让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她的晚餐。   身心俱疲的成田冬雪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一下。即便心中感到无限羞辱,但现实中,成田冬雪又饿又 渴,全身无力。
  顾不上吃象,成田冬雪囫囵地将整碗玉米浓汤吃光,还是意犹未尽。   “还要吗?”
  成田冬雪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夏夫特露出了阴笑,突然脱下裤子。在裤子拉下的刹那间,成田冬雪眼前弹出了一物,打在她的脸 上,成田冬雪不由惊叫一声。
  定神一看,却是一根青筋毕露、红中带紫的粗大阳具。
  成田冬雪整个人呆住了,整个人直楞楞地看着眼前的阴茎。这根阳具几乎贴到她的脸上,就连上头 的血管纹路,也都可以看一清二楚。
  虽然说AV到处可见,但她可没亲眼见过实物,更不要说在这种近距离的观察了。
  应该有23、24公分长,5公分粗吧……
  作为一名数理极好的优等生,再加上喜欢料理,很自然的打量起眼前这个阳具的尺寸。
  霍然,夏夫特扣住成田冬雪的下巴,强行打开她的嘴巴,将他的阳具一股脑全塞进了成田冬雪的嘴 里。
  毫无心理准备的成田冬雪,被夏夫特的阴茎捅进了喉咙,差点喘不过气来,等到她发觉发生了什么 事时,又是一阵恶心,正想推开时,屁股一阵抽痛,却被夏夫特用一根藤条抽了一下。
  “这可是我为你准备的饭后甜点,要好好享用。”夏夫特又抽了一下,说:“用舌头舔,不要想用 咬的,否则……”
  现在的成田冬雪已经没了反抗的心思,只好顺从地为夏夫特口交,可惜未曾有过经验的她,技术显 得十分地笨拙,夏夫特经过数次教导,她才逐渐掌握口交的技巧。
  分身在美丽的校花口中,被柔软的腔肉包覆,灵活的舌头不断上下,又舔又吸,美妙的感觉中,夏 夫特一个激灵,双手扣住成田冬雪的头部,大量乳白的液体往成田冬雪的口中猛喷。
  急遽喷出的精液让成田冬雪呛到,无奈被夏夫特抓着头部,丝毫不能动弹,只能就这样猛咳,腥臭 的汁液从嘴角和鼻子溢了出来,直到夏夫特把阳具抽离她的口中,她还是又咳又喘的状态,把口中残余 的精液不断吐出来。
  啪!
  成田冬雪呆呆的捂着红肿的脸,望着夏夫特。
  “这可是我的精华,谁准你吐出来的!给我舔干净!”
  晶莹的眼泪从成田冬雪的眼角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过份……”
  “我说过,要怪就怪你姐姐吧!”
  在夏夫特逼迫下,成田冬雪只能含泪将地上的精液舔干净。   此时,闹钟的数字清清楚楚地显示出午夜12时整。
  “早点休息吧;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玩呢。”看着筋疲力尽的成田冬雪,夏夫特像对只宠 物般,怜惜地拍拍她的脸说:“我想你一定知道,如果这些事传出去,会有什么下场吧。”
  成田冬雪看到,夏夫特手上有一个小型的高级摄影机。看样子,已经拍录了一段时间,内容是什么 自是不言而喻。
  成田冬雪俏脸一时惨白。
  晚上,成田冬雪辗转难眠,满脑子是夏夫特的凌辱,和被录下的影像。
  隔天,成田冬雪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上学,所幸夏夫特在学校没有任何特别的行动,甚至没有出现 在成田冬雪的视线中,让她松了一口气。
  直至回家时,成田冬雪一打开门,看到一脸淫笑的夏夫特站在门后,抬脚便往夏夫特脑部踢去。
  她今天想了一整天,最后才有了结论:只有打倒夏夫特,将那些影像销毁,才不会有流出之虞。昨 天会被夏夫特打败,那纯粹是事发突然,措手不及的结果,对于自己的身手,她有信心可以打倒夏夫特 。
  可惜有信心不代表一定成功。夏夫特往前一跨步,手往成田冬雪的脚一勾,成田冬雪登时重心不稳 ,双手慌乱地扶在墙上。
  “嗯、好香。”
  夏夫特低头正巧贴近成田冬雪的内裤,嗅一嗅后,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让成田冬雪不由惊呼一声 。接着夏夫特竟接着成田雪的双腿,拖到客厅后毫不怜惜地把她丢下。
  啪!啪!
  成田冬雪被夏夫特甩了两巴掌,两串水线立即出现在红肿的脸上。   “做一个宠物,竟敢攻击主人?给我脱。”
  宠物?脱?成田冬雪的脑部CPU一时间当机了。不过马上又被夏夫特的两巴掌给打醒,重开机了 。
  “我.说.脱!”
  成田冬雪全身发抖,站了起来,缓缓脱去身上的校服和裙子。   夏夫特心中不由地想,看着美少女在眼前宽衣带,确实是非常赏心悦目的画面。
  不过成田冬雪脱下衣服后,却迟疑着不敢脱去内衣裤。不过这么一迟疑,又吃了夏夫特一巴掌。成 田冬雪只好忍着羞辱,慢慢地脱去胸罩和内裤。
  现在她全裸地站在夏夫特面前,一手遮胸,一手掩住胯下。   不过她又吃了夏夫特一巴掌。
  “谁准你用手挡着了,给我稍息站好。”
  如此一来,成田冬雪全身上下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夏夫特面前。夏夫特用手轻轻抚遍成田冬雪全身上 下皎白光滑的肌肤。成田冬雪感到万分耻辱,却不敢再反抗,她明白她不是夏夫特的对手,也害怕被打 耳光。
  此时,成田冬雪有了奇怪的感觉。她觉得在这个男人的抚摸下,身体似乎发始燥热,就连下体也逐 渐湿润。她不知道,这是夏夫特造成的结果。
  “啧啧……原来我的小宠物居然这么好色,喜欢脱光衣服给别人看啊。”当夏夫特的手移至成田冬 雪的下体,沾起了一丝透明液体,刻意地说她听。
  成田冬雪的脸,变得更红了。
  等到夏夫特觉得够了后,便拍拍成田冬雪的尼股,示意她以狗爬姿势,跟着他来到成田冬雪的卧室 。
  到了卧室,夏夫特拿出浣肠剂和玻璃针筒,为成田冬雪浣肠。这次,夏夫特将浣肠剂灌进成田冬雪 的屁股,同时也灌入了500CC的清水,然后用比昨天大一号的肛门塞塞住。
  不久,成田冬雪再度感受到浣肠威力。
  “我……我想上厕所。”成田冬雪跪在地板上,声音不断抖着。   “利用这个时候,教教你一些规矩;对我要称呼主人,有任何话要说要记得加个‘请’字,懂了吗 ?小宠物。”夏夫特蹲下来,轻拍成田冬雪的脸庞。
  成田冬雪点点头,却被甩了个耳光。一痛之下,屁股的肛门塞似乎有了松动的迹象,成田冬雪连忙 用力夹紧。
  “你忘我说的话了吗?”
  成田冬雪带着哭泣声说:“是……主人。”
  “嗯,不错。嘴张开。”夏夫特说着,同时裤头解开,成田冬雪曾经见过的凶物再度插进了成田冬 雪的嘴中。夏夫特说:“看小宠物你什么时候让主人意,就什么时候上厕所。对了,如果又溢出来没有 全部吞下去,那你就只能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大号了。”
  几乎已经无法忍受的成田冬雪,听到夏夫特的话,舌头似蛇般地蠕动,浑然忘我地施展口交功夫, 急切地想要让夏夫特射出来。只不过,这次与上次不同,夏夫特支撑了许久,成田冬雪的嘴巴都酸了。
  夏夫特突然抽身一退,巨大的阳具离开成田冬雪的嘴中,成田冬雪很自然地往前,仿佛不愿让这美 食离去。
  “哈哈、想不到你这么喜欢为主人口交啊。”
  在夏夫特嘲弄声中,一团强力的白色液体往成田冬雪脸上喷去,溅得成田冬雪脸上到处都是带着腥 味的精液,就连头发也沾上少许。
  夏夫特持续射出大量的精液,成田冬雪惊愕之际,有不少溅入她的口中。精液入口,成田冬雪呸声 连连,更作势要擦去脸上精液。啪!却又吃了夏夫特一巴掌。
  “你不但没有听从主人的命令,还想吐出来!?很好,很好。”   夏夫特一手压着成田冬雪,另一手则是往成田冬雪的屁股猛甩巴掌。成田冬雪又痛又难受,低着头 楚楚可怜地啜泣。夏夫特足足打了二十余下才罢下。
  最后,成田冬雪实在忍不住了。她抬起头说:“我……”
  “嗯--?”
  在夏夫特拉高音调鼻音和冷酷的眼神下,成田冬雪马上想起自己的错误。
  “主人、我想上厕所。”
  夏夫特点点头:“好啊。”接着夏夫特拿出了一个盆子。
  “就在这上吧。”
  成田冬雪略一迟疑,便又听到夏夫特说:“还是你不想上了呢?”   忍受不了的成田冬雪只好蹲坐在盆子上,正要拔出肛门塞时,夏夫特又制止了她。原来夏夫特拿出 了摄影机想要拍摄。
  在夏夫特的允许下,成田冬雪拔出了肛门塞,细嫩的菊门像火山爆发般,将大量的秽物狂喷而出。
  接下来,夏夫特命令成田冬雪拿玻璃针筒,用清水灌肠,清洗屁股。   虽然昨天也有同样的经历,但这次完全自己动手,这让成田冬雪更添几分羞耻。
  待夏夫特觉得够了后,便动手把成田冬雪用麻绳绑起来。这次他先用一条麻绳束住成田冬雪的胸部 ,也就是俗称的胸绳。下半身,则是像丁字裤的股间绳。
  最后,夏夫特递了张纸条给成田冬雪,要她照着念出来。
  看到内容,成田冬雪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才一迟疑,屁股马上被拍了几好下,成田冬雪连忙开口。   “我、成田冬雪,十六岁,是个喜欢自慰的好色女生,而且还是个喜欢浣肠和被拘束的变态M女, 我需要一个主人来管教我下贱淫荡的身体。不过仁慈的主人夏夫特收留了我。我发誓,我要成为主人夏 夫特的女奴。不管主人有什么命令和要求,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执行。如果违反主人的命令,我愿意接受 主人任何的处罚。淫奴成田冬雪,X月X日。”
  成田冬雪啜泣着把整段奴隶宣言说完。当然,这些也被夏夫特给录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