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我醫科大學畢業後,應聘在一個護士學校當老師。為了起居方便,

我特地在學校附近買了一套房子。由於老婆不在身邊,孤身一人,我時感寂寞。

  為了打發剩余時間,於是我就騰出一間房間作診室,備了一些常用醫療器械,

清閒時私下幫人看看病。這樣一來可以打發時間,二來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學校裡現在都是些 90後的小女生,她們雖然各具有特色,但卻有一個共

同的特點,那就是她們的身體都已經發育成熟,個個如初放的鮮花,令人垂涎欲

滴。俗話說飽暖思淫欲,每天面對著一大堆青春少女,我實在是欲罷不能,就打

算挑一兩個來玩玩。

  經過觀察,我發現一個叫陳思遙的女生很靓麗,她身材高挑,皮膚白淨,大

眼睛裡透出少女的稚氣。平時她很放得開,和男同學在一起也無拘無束。我看中

了她,就找機會單獨接近她,關心她,幫助她。慢慢地她也經常會在課余時間找

我請教一些課堂內外的問題,我每次都是很有耐心的給她講解清楚,直到她滿意

為止。我和她之間的情誼就在這日復一日的接觸中得到了升華。

  我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女孩,她那充滿誘惑的身影經常在我腦海裡萦繞,甚至

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夢見她的一舉一動,一笑一颦。陳思遙今年 17歲,家在

外地。原本她是一個比較單純的女孩,從小學到初中的的學習成績都很好。但由

於她父母親的關系不太好了,經常吵架,對她的關心也很少。後來在她上高中時

父母就離了婚,她跟著母親過。可不知什麼原因,她高中沒讀完就離開了家,來

到了我們這個專科學校就讀。

  一個周末的晚上,晚自習輪到我值班。我悄悄來到陳思遙身邊,叫她課後去

一下辦公室。下晚自習後,她來到了我的辦公室,我熱情地讓她坐下,拿出一些

點心,倒了一杯開水給她,說:「餓了吧,這麼晚了,快吃點。」

  「老師……你……謝謝……」在家缺少溫暖的她,忽然身邊有這樣一位大哥

哥關心著,她喉嚨有點哽咽,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我趕緊溫和地對她說:「沒

關系,慢慢吃。叫你來也沒什麼事,課下我們就是朋友,隨便聊聊。」她見我用

這種平易近人的口氣說話,就放松下來,點了點頭,慢慢地吃著點心。

  就這樣她一邊吃著點心,一邊和我聊著天,開始由她在學校的學習,生活方

面轉變到其他方面,我和她的關系逐漸自然,言辭也更親密了。聊到開心處時我

見好就收,及時停住了聊天,對她說:「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時間很晚了,你

回宿捨去休息吧。」她聽了後就站起身來,准備向我告辭,我接著說:「明天晚

上你去我家吧,我們再好好聊聊。好嗎?」她開始有些猶豫,沒有立刻答應,但

在我的軟磨和誘惑下,她終於點了點頭同意了。我很高興得送她回到宿捨門口,

看著她那窈窕的背影,我知道魚兒要上鉤了。

  第二天,我把家裡仔細得收拾了一下。晚上,陳思遙如約而至。看的出來,

她也精心修飾了一翻:上身是一件深紅色繡花皺邊短袖衫,挎著一個小紅包,下

身一條墨綠百褶裙,咖啡色半高跟皮鞋,一頭濃密的褐色卷發披在肩頭。她臉上

沒化裝,只是貼了翹翹的假睫毛,一副招人痛愛的鄰家女孩形象。我心中大喜,

趕緊招呼她坐下,同時遞了一罐可樂給她。她坐在沙發上,兩手抱著可樂,一時

顯得很拘束。我也拿了罐可樂,定了定神,坐在她身邊,笑嘻嘻得問她:「思遙,

是不是還有點害怕?」她點點頭,還是兩眼盯著可樂。

  「沒事的,別害怕。」我笑了笑,親切地對她說:「思遙,我叫你來,只是

想和你談談心,知道嗎?」這時她才抬起頭來看著我,很誠懇地點了一下頭。我

接著說:「我知道,你的家境不太寬裕,能告訴我你媽一個月給你多少生活費?」

  「三百。」她輕輕地回答我。

  「那實在是太少了,三百塊錢,光伙食費都夠嗆,你還要買學習用品和生活

用品,這點錢根本不夠你開支。這樣吧,以後我每個月贊助你五百。」

  「不,不,老師,我哪能要你的錢。」她急忙說道。

  「沒關系的,這錢就算是老師借給你的,等你工作了以後再慢慢還。」說著

我就從皮夾裡拿出了一叠錢遞給她。思遙猶豫著沒有接。「你放心,我這是無息

貸款,什麼時候有錢了什麼時候再還。我們是好朋友,以後缺錢就來找我。」說

完我把錢直接塞進了她的小包裡,繼續說道:「你平時很喜歡和男同學在一起玩。

  我知道,你已經長大了,身體也發育了,青春期的女孩子都會想著去接觸男

孩子,是不是這樣?「我把語氣放的很委婉,盡量不讓她發覺我的企圖。

  思遙沉思了一會兒,就慢慢地告訴了我一個關於她小時候的故事:「我爸媽

離婚後,我就和媽住在一起。我們住在郊區的一套平房裡。我比同齡人發育的早,

10歲多的時候胸部就開始凸起了,第二年秋天來的月經。那時小,開始對這類

事並不在意,後來晚上睡覺時,我躺在床上覺得下面那個地方癢癢的。於是我忍

不住就用手去摸那裡,摸著摸著就覺得特別的舒服。我還喜歡把被子緊緊地夾在

大腿中間,使勁地磨,我還會把手指放進下面的洞裡。我隱約感覺這樣做是不對

的,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後來我才知道這叫手淫,每次總要把自己搞的筋疲力

盡才能睡得著。

  我家的衛生間在院子裡,對內有一扇窗戶。記得我14歲那年的夏天,我在

衛生間裡洗澡的時候,總是隱隱約約感到有人在偷看。我嚇壞了,可我膽小,又

不敢說。那時候我媽工作特忙,晚上經常加班,根本沒時間管我。我每天草草把

作業做完,就有大把的時間瘋玩。上網、打游戲機、看碟片,特別是跟男孩在一

起玩更來勁。記得我第一次跟男孩干那事是兩年後的夏天,實際上也是被迫的。

  「那天很熱,媽不在家,晚上洗澡時就自摸了起來。正當我摸的興奮的時候,

衛生間的,門忽然被打開了。我嚇得驚叫了一聲,籽細一看,原來是我家附近的

一個男孩,外號叫毛頭。他技校剛畢業,我們經常在一起玩。毛頭進來後緊盯著

我看,我又害怕又興奮,叫他趕快走。他不僅沒走,反而威脅我,說看到我自慰

了,如果不讓他看我洗澡,就把我的丑事告訴別人。我傻眼了,不知道該如何是

好,只能繼續洗澡。毛頭一邊看,一邊還用手摸我,那感覺怪怪的,一時間我的

心都要蹦出來了。

  我迷迷糊糊洗完澡後,毛頭還不走,說還要看我下面。他讓我光著身子扒在

桌上,把屁股翹起來,他蹲在我後面,把我的腿分開一邊摸一邊看。我當時全亂

了套,不知道該如何對付他,只能象個木偶一樣任由他擺布。後來他怎麼把那東

西塞進去,如何玩的,如何射的,我都記不起來了,只知道當時非常痛。我的第

一次就這樣糊裡糊塗被干了。毛頭走時,還威脅我,說要是我說出去了就殺了我。

  那幾天我真的很害怕,沒敢跟媽媽說,媽媽也沒有察覺到。過了幾天後毛頭

看沒事,又來找我玩,我沒有理他,可我還是沒能擋住他的糾纏,又讓他干了一

回。後來毛頭還帶別的男孩女孩和我一起玩。我受不了這種折磨,但又不敢得罪

他們,所以高中沒讀完我就休了學,就離開了家,來到了我們現在的學校,變成

現在這樣了。」

  思遙內心的缺口一被打開,她就把經歷過的事情詳詳細細地敘述給我聽,說

著說著,忍不住她眼淚就不由自主流了下來。看得出來,這個丫頭是動了真感情,

這個時候她的內心是最脆弱的,急需得到安慰和鼓勵。通常情況下,這也是最容

易上鉤的時候。當時我的內心很矛盾,此時乘虛而入也確實有點卑鄙,可過了這

村就沒這店,過幾天等她緩過勁來,她身邊那麼多男孩可就輪不到我了!

  這時的思遙淚眼婆娑,如梨花帶雨般惹人心痛,我身不由己的拿面巾紙替她

輕輕地擦去淚珠。她竟然就勢趴到我肩膀上痛哭不止。我溫柔地摟住她的嬌軀,

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就像哄小孩子不停地哄著她。慢慢地等到思遙哭夠了,才小

心翼翼地捧起她嬌小的臉龐,仔細將這張漂亮的小臉擦干淨。遙遙睜開她那濕漉

漉的大眼睛,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我。那是一種傷心後急需撫慰的目光,我熱

血上湧,心跳加劇,內心激烈地斗爭著,一雙曾做過無數次手術的手居然抖動起

來,四周靜的能聽到我倆的心跳聲。

  看看思遙那迷人的身體,一種欲望在我這個已婚男人的身上湧動。我情不自

禁地來到思遙身邊,對她說:「今天你別回宿捨去了,我們就睡在一起吧,我會

對你負責任的。」說完,我順勢把她緊緊地摟住,吻住了她嬌嫩的嘴唇。 這是

我這一生經歷過的最長、最激烈的吻,長到足以填滿她空虛的心房。當然我的手

也沒閒著,我把手伸到了她的胸部,雙手隔著衣服在她乳房和屁股上游走著。

  思遙實在抵擋不了我的誘惑,她是個很解風情的女孩,她輕輕地扭動著腰肢,

配合著我雙手的愛撫。我已記不清到底吻了多長時間,當我倆的嘴唇最終徹底分

開時,思遙也完全變成另外一個模樣,臉頰绯紅,酒窩盈盈,眼底充滿了嬌媚—

仿佛一朵被愛情滋潤充足的玫瑰花。她好像知道我的心思,吻完之後她就站起身

來,慢慢地脫去身上的衣衫。她脫衣的動作很慢,而且腰肢不由自主地扭動,仿

佛在不經意中表演脫衣舞,隨便一個不起眼的動作都我浮想聯翩。她的身材非常

優美,皮膚雪白光滑,沒有瑕疵,腰肢纖細,乳房雖不大,卻很圓很豐滿,屁股

顯得翹翹的,十分勾人。一只小手不經意地擋在裆部,仿佛不想我看到她的小穴,

卻更加誘惑人。

  我也沒做絲毫遲疑,很快地脫光自己的衣服坐在床邊。思遙走過來用雙手勾

住我的脖子,岔開大腿坐在我身上。我用雙手捧著她的背,讓她把身體往後仰,

然後慢慢地吻她的小嘴、臉頰、耳垂、脖子、胸脯,直到乳房。 她的乳房在我

舌尖挑逗之下,仿佛在輕微地顫動,僅這一點就足夠誘人。當我添她的乳頭時,

她從嗓子眼發出細長的呻吟聲,那叫聲十分銷魂。我急不可待把她的裸體平放在

床上,分開了她的雙腿,我想看她的小穴。

  思遙的陰阜和大陰唇很肥,陰阜上的陰毛直直的,呈放射狀,像一只小巧的

黑色蝴蝶趴在上面。大陰唇上已有了少許的色素沉澱,但一點都不黑,仍然顯得

特干淨。我扒開她的大陰唇,整個內陰是血紅色的。由於充血的原因,我能看得

清每根毛細血管,十分鮮嫩。穴口和尿道口都還緊閉著,小穴也是很緊閉的。我

伸出了舌頭去舔她的陰部,從大陰唇、小陰唇、穴口直到陰蒂,全部仔細添了個

遍。

  當我最後正准備要把手指塞入小穴時,思遙卻坐起身來。她讓我平躺在床上,

跪趴在我下身,開始開始玩我的陰莖。我說過她的身材特棒,此時跪趴下來更加

顯得曲線玲珑,吊著的乳房變得更豐滿,高高撅起的雪白臀部呈現出一道完美的

弧線。她先用手溫柔地套弄著我的陰莖,等到陰莖完全漲豎開來後,她就用嘴含

住龜頭吸允起來,吸允時小嘴發出吧唧吧唧的響聲,還不時用妩媚的眼角掃著我,

我感到無比的享受和過瘾。我的雙手也沒閒著,在她身上一會撫摸乳房,一會撫

摸屁股,簡直快活似神仙。

  這時思遙的大陰唇已經完全張開,小穴裡的淫水也順著她的大腿慢慢地流淌

下來。我知道時候到了,就把她扶了起來,跨坐在我的身上。她明白我的意思,

就把我那早已硬如鐵棍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部撫弄了兩圈之後,對准小穴口,然後

緩緩地坐了下去。她的小穴也是滾燙滾燙的,淫水很濃,沾滿我倆的胯部。她的

動作很輕緩,仿佛在享受著陰莖的入侵。尤其是她往上抬屁股的時候,好像生怕

陰莖會掉出來,每次都把龜頭留在陰道裡。而當她往下坐的時候,小穴一直壓到

陰莖根部,而且會不由自主地夾緊我的陰莖。

  她騎在我身上不停地上下動了數十下之後,就抖動胯部前後移動,動作幅度

也越來越大,我的陰莖被她的屄穴越盤越緊,射精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我只得

摟住她的屁股,不讓她再動了。思遙很乖巧,知道我的感受,就停了下來。我把

她緊緊地摟在懷裡,深深地吸著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她嬌媚地看著我,笑

盈盈地說:「怎麼?這麼快就不行了?」

  「誰說我不行了,還早著呢。」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刺激,不能輸給這個毛丫

頭。我翻身把她放倒,讓她趴在床邊,高高地撅起屁股。然後將硬邦邦的陰莖塞

進她的小穴裡。「啊,這樣插的好深啊,你輕一點。」我沒理睬她,自顧一個勁

地抽插。我一邊操著她,一邊看著她那又圓又白的屁股,忍不住用手拍打起來。

  「討厭!你居然還打人家的屁股,不跟你玩了。」她嘴裡雖然這樣說,但屁

股卻越翹越高。

  「怎麼樣,你還說我不行嗎?看你投不投降?」我看著她那漸漸被拍紅的屁

股,陰莖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她的陰道深處進攻,並逐漸加快了抽插的節奏。

  「我投降我投降,饒命啊饒命啊!」思遙誇張地叫了起來。伴隨著她的淫叫

聲,我在她的陰道中猛烈地抽插了近三百次,她終於忍不住了,全身痙攣輕顫起

來,「啊……」的一聲淫媚嬌啼,陰道內一陣抽搐收縮,淫濡濕滑的膣壁嫩肉緊

緊地纏繞著粗暴進出的巨大肉棒,我一陣不能自抑,感到堅持不住了,就想把陰

莖拔出來。思遙好像感覺到了我要射在外面,趕緊把我攔住,對我說:「不要拔

出來,你就射在裡面吧,我喜歡射在裡面的感覺!」

  聽了思遙的話,我狂喜,心想,今天如果不把你的小穴射滿,就對不住自己。

  我把陰莖重新塞了進去,又是一陣狂抽,就感覺龜頭馬眼一陣酥麻,我趕緊

頂住她的子宮口,龜頭又是一陣輕跳,一股又濃又燙的陽精直射向她那幽暗的子

宮內。

  與此同時,她的子宮被我火熱的精液一激,伴隨著她陰道深處有節奏的劇烈

抽搐,她就叫了起來:「啊……受不了了……我要去了……」緊接著,一股濃滑

粘稠的陰精從她的子宮深處噴出,漫過我粗大的陽具,然後流出陰道口。真是太

美妙了,我們倆幾乎是同時達到高潮。在少女的屄穴裡射精,感覺真的太舒服了。

  那晚我樓著思遙一起裸睡,她把背部緊貼在我胸口,把我的一只手緊緊地抱

在乳溝中,還細心地把小弟弟夾在屁股縫裡。由於做愛過分勞累,所以我睡的特

別沉。也不知睡了多長時間,我開始做起了春夢。夢見和一個漂亮女孩做愛,粗

大的陽具浸泡在女孩溫軟潤滑的陰道中,陰道嫩肉緊緊地箍住我的陽具不斷地蠕

動。

  我猛然驚醒,「啊……」我發現原來是思遙在為我口淫,這雖然心中早有所

期待,但真的發生了,還是讓我激動不已。思遙見我醒來,就吐出嘴裡的肉棒,

壞笑著問我:「怎麼樣,是不是在做春夢?」

  「胡扯,我沒有。」我使勁甩了甩仍然迷糊的大腦。

  「你還不承認,我都聽到你在夢裡直哼哼。你自己看看,都這麼硬了。」她

握著我的肉棒,很得意地看著我。

  「這是讓你給搞硬的,現在你要負責。」說完我就把手悄悄伸向她的陰部,

她的陰部濕漉漉全是陰水,我說:「你的這裡也淌滿了口水,饞死了吧?」

  思遙被我逗樂了,說:「我是饞死了,我要吃了你這根大香蕉!」說完,她

張開粉色的唇瓣,把我的肉棒一口吞下,用溫軟的,濕濕熱熱的口腔包著我的肉

棒,還作勢輕輕的咬了兩口,我禁不住叫了起來,快感瞬間流遍了全身。我爽快

得睜這雙眼,只見思遙兩腮被我粗大的肉棒漲得鼓鼓的,她含住我青筋暴漲的雞

巴又添又吸,還把雞巴吞進去,直到龜頭頂入喉嚨深處。她的口腔就像陰道那樣

把雞巴緊縮包裹,舌尖在龜頭上靈巧的掃動,牙齒刮碰及溫熱唾液的浸泡可帶來

別有風味的快感。她的小手托住陰囊,輕柔有節奏的握捏著睾丸。

  隨著心髒的急速跳動,我的雞巴在她的口腔裡一漲一縮,塞滿了她的檀口,

邪惡的不由得又漲了幾分,並發出快樂的呻吟「唔……」思遙蹙著黛眉,抬起頭

來,發現我正看著她為我口淫,便吐出雞巴,不滿的瞪了我一眼:「討厭,誰叫

你睜眼看的。」

  「我就是要看,你這樣子最美了。」

  「你……你討厭……」思遙嬌嗔的啐了一口,清亮見底的秋水杏眼中漾起了

一個溫柔至極的微笑,笑中又充溢著火一般的激情。她重新垂下頭,伸出火紅溫

膩的舌尖在龜頭上游走,一次又一次的畫圈,搓動包皮系帶,頂開尿道口。我頓

時一陣酸麻,尿道口又滲出了粘液:「嗯……鹹鹹的……舒適嗎?」她斜著臉,

嬌柔的問。蕩漾著水波的雙眼,就顯得格外晶亮。

  「舒服,謝謝你!」我伸手去撫摩她的臉。看著這個年輕的女孩意願把雞巴

銜在嘴裡,那份感激,那份占有感,實在是無法形容。思遙更加劇烈的擺動頭,

長發不時掃到我肚皮上,癢癢的。同時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終於,尾椎傳來一

陣麻酥的感覺,我挺直身子,情不自禁得大喊出來,身子也隨之強烈的抖動著。

  她好像感覺到了我的變化,但她來不及抬頭閃開,一股白漿就沖著她的喉嚨

深處急促噴射而去,隨後是第二股、第三股……思遙的喉嚨被我急射的精液嗆的

一下子喘不過氣來,她皺著黛眉,一臉漲得通紅,不由自主的撲在我身上。過了

一會兒,她才緩過來,用散發著腥味的嘴唇,不停吻著我的臉和胸膛,喃喃著說:

「這下你總該滿足了吧?」我舒服得連連說道:「舒服,舒服,太舒服了」並把

她的屁股搬了過來。思遙的屁股飽滿、嬌軟、白皙、彈性十足。我把她整個屁股

和陰部都仔仔細細地舔了個遍,然後專心致志地舔她的陰蒂,愛液從粉紅色嫩肉

的陰道順著大腿流了出來。

  她陰道裡的淫水慢慢地淌到我的舌頭上,鹹鹹的,含有少女特有的氣息。她

的陰蒂漸漸漲大漲長,又硬又鼓,顏色也變成了紫紅。她開始受不了了,趴在我

身上輕輕的說:「我要你說,我要和你做愛!」看著她滿臉的媚情蕩意,我感到

這是一件很快意的事,剛剛軟下去的肉棒又抬頭了,於是我粗口說道:「我要操

你。」「流氓!」她憤憤說,並狠狠地掐著我。

  「我要操你。」我咬著牙繼續說道。「去!」她推開了我。「你不能離開我,

我要操你。」我不懈的拉著她,把她攬在懷裡。她看著我有點無賴的面孔,身體

已經軟了下來,歎了一口氣:「為什麼你要這樣說話?那叫做愛。」我把她赤裸

裸的身子壓在床上,把她的雙手按在頭兩邊,用龜頭頂著她的陰道口,盯著她的

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要-操-你-的-屄。」

  「操就操吧,你這個色狼!但要對我溫柔一點。」她嘴唇貼在我的耳邊,火

上澆油的說道。於是我就緩緩地進入她的身體,把陰莖向她的陰道深處插去。她

雙手摟著我的脖子,身體迎合著我的沖戳入。「啊,進去了!好粗,好漲,被你

操很快樂。」瞬間思遙就感覺到我那又粗又長的大肉棒直搗她的蓬門,進入她的

體內。她也像是感受到了那種充實緊脹的強烈快感,一聲淫媚入骨的嬌啼,銀牙

輕咬。

  我覺得自己的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嫩肉包得緊緊的,她的陰

道中雖有分泌物潤滑,但由於我的陽具天生就碩大無比,相對她的陰道來說,她

的陰道就顯得比較嬌小緊窄,所以,這種溫柔而又平穩地進入,還是令我欲仙欲

死,於是我就禁不住慢慢的抽動起來。她沒想到我第二次對她的入侵還是那樣的

粗硬,那樣的有力,而且似乎比前一次還粗還長。她驚喜萬分地佩服我超人的性

交能力。

  「老師,你的雞巴真大,太爽了,操得我好舒服。」 思遙在我耳邊熱情的

說著,並抬起頭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並把香舌滑進我的嘴裡,白嫩的雙腿

緊勾著我的腰,圓圓的翹臀極力迎合著我大雞巴上下移動,搖擺不定。她這些動

作,使得陰莖插的更深,刺激的促使我狠插猛干,思遙嬌羞無限,麗靥暈紅,就

美的欣賞著,一邊肆意抽插,盡情享受。

  「啊啊……癢……癢死了……你……你操……小穴……舒服極了……嗯……

用力操我……爽死了……你操死我吧……」她全身猛烈地顫抖,肉穴裡流出的大

量淫液,順著陰部流到了大腿上,滑膩膩的。肉穴深處不斷的緊縮,蠕動,就像

小嘴不停地吸吮著龜頭,使我快樂到了極點。

  昨晚射入的精液還沒流盡,再混上濃濃的淫水,思遙的小穴就像倒進去滾滾

的白粥,泛出細細的碎沫,我的肉棒成了攪稀飯的鍋鏟,把白粥越攪越濃。很快

地,忽然我感覺到思遙全身和臀部一陣抖動,肉穴深處咬著雞巴用力地收縮,一

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我的龜頭,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雞巴

頂住她的子宮口,一股熱流往子宮深處射去,二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梅開二度,高潮後的思遙嬌羞無限,麗靥暈紅,就像攤爛泥一樣軟在床上。

  我也差點虛脫了,無力地趴在她的身上,任由陰莖在肉穴中慢慢變小,白色

的精液順著已縮小的陰莖在肉穴的間隙流了出來,流過她的肛門,流向了床上。

  同思遙在一起做愛是一種享受。盡管她年齡不大,但她骨子裡有一種天生的

媚感和風騷,是個天生尤物,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男人都有一個通病: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當我把思遙弄到手以後,心

裡的欲望也不斷地膨脹起來,我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女生身上。有一次思遙

告訴我,班上還有個女孩楊筱梅女生在暗戀我。我知道楊筱梅是個乖巧、害羞的

女孩,她笑起來很甜,象一顆小巧的櫻桃,一張清純的東方美少女的圓臉可愛誘

人,小巧別致的五官,皮膚嫩的流油。但她比思遙內向,整天靜靜的,不愛和人

交往,跟我說話總是有點害羞,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