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姨,准确的说她是妻子的老姨。   岳母家一共姐六个,岳母老大,老姨是老小。在七十年代的时候,计划生育刚开始,还不像八十年代那么严格。妻子的外公一心想要个儿子,于是就生啊生,可生到第五个仍然是女孩。农村人都迷信,外公就去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说过个七八年再生,准是个儿子。于是,就在八年后又生了一个,没想到还是个女孩,也就是我妻子的老姨。   在老姨六 岁的时候,我岳母已经二十二 岁,嫁给在市里当裁缝的岳父,然后有了我的大舅子和大姨子,之后又有了我妻子和小舅子,老姨比我大舅子才大六 岁。这在现在是不可思议的,但在八十年代时候很正常,那时虽然搞计划生育了,但还不是很严格,特别是在农村。后来,岳母的几个姐妹都陆续嫁到市里,也就成为市民而不是农民了。   好了,不多说了,话归正题。   第一次见到老姨的时候,应该是在我的婚礼上。妻子介绍:「这是我老姨。」我一愣,怎么还有这么年轻的老姨?这是我第一印象,当时妻子家的亲戚太多,再加上点烟敬酒很忙,也就把老姨给忘了,甚至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于是,在第二次见到老姨后,出现了尴尬的局面。   当时,我和妻子上街,正遇到岳母姐几个,自然要上前打招呼。二姨和三姨我都认识,唯独老姨不相识,所以没和老姨说话。而恰在这时,岳母她们偏偏看到什么东西,都抢着上前去看,妻子也跟了过去,只留下我和老姨两个人。当时我看了老姨一眼,知道是妻子家的亲戚,但不知道叫什么,按岁数来说应该是同辈的,是叫姐还是叫嫂子,我犹豫了。一直等岳母她们买了东西出来,老姨才和妻子低估几句,妻子这才朝我走来。   「你见到我老姨怎么不说话?」妻子问。   「哪个是你老姨?」我说。   「就那个穿花衣服的。」妻子指着她们背后说。   「我不知道那个是你老姨,还以为是你什么姐呢。」我看着她们,说。   「我老姨说了,你真牛。」   这事我仍然没有放在心上,过后又把老姨给忘了,接着又出现一次尴尬。   这天,我和妻子去岳母家。岳母和我妻子,还有舅嫂在厨房做饭,我和大舅子在屋里聊天。大舅子这天肚子不好,总要去大便,而那时岳母家住的是棚户区,厕所在外面,所以要去很长时间。我一个人在屋里看电视,我这人很不定性,即使结婚了也喜欢看动画片,当时演的是《米老鼠和唐老鸭》,即使小时候看过多少遍了,也愿意看,被吉尼斯丰富的想象力所征服着。而就在这时,老姨来了。   棚户区的房子不像住在大楼里都要敲门,这里开门就进。进门就是厨房,妻子和舅嫂一定打招呼了,可我没听到。   老姨开门进来,看看我,说:「来啦?」我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应该叫嫂子还是叫姐,就用鼻子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然后继续看电视。老姨见我爱答不理的,就站了一会,无趣的走开了。不一会,妻子就急匆匆的走进来,说:   「你怎么那么牛,见了我老姨也不说话,还用鼻子哼一下?」我这才想起那天在街上的情景,说:「我不知道是你老姨啊。」妻子说:「你记性怎么那么差?结婚的时候给你介绍了,那天在街上也看到了,怎么就不知道?」我很委屈的说:   「我真不知道啊!」妻子说:「我老姨说你真牛。但我不想听到第三次这样说了。」「老姨,喝点酒不?」在吃饭的时候,我怯生生的说。   「不喝。」老姨回答的很干脆,「你还能叫我老姨啊?我还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叫呢。」「呵呵……」我只有傻笑,「我没认出来……我不知道老姨……我没想到老姨会是这么年轻……」我有点语无伦次。   「我老姨这么漂亮你还记不住,什么记性啊!」妻子在一旁损我。   经妻子这么一说,我才注意观察老姨。一开始,觉得老姨和同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可看久了,发现老姨是一种很耐看的美,并且越看越漂亮。女人的美往往分三种,第一种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一开始看着美,越看越美的那种;第二种是第一眼看着美,可时间长了,越看越不顺眼;第三种就是刚开始看着很一般,可看久了,越看越漂亮。老姨就是属于第三种。   老姨中等身材,微微有些发胖。圆圆的一张脸,水汪汪的眼睛,小小的蒜头鼻子,性感的嘴,一头乌黑卷发齐肩,给人一种安静美的感觉。她上穿一件花衣服,五颜六色,把浑圆的身子包裹起来,前胸隆起,微微颤抖,腰也不粗;下身穿黑蓝裤子,十分合体,腿有些粗,但很修长,那屁股圆溜溜、厚实实的体现出来,看着就很迷人。脚蹬一双乌黑铮亮的平底皮鞋,走起路来「咯噔咯噔」直响。   老姨的美,深深震撼着我的心,也就是从这天开始,我不但记住了老姨的模样,并且在没事的时候还能想起她,甚至在和妻子做爱中,竟然满脑子里都是老姨的身影,特别是那高耸的前胸,肥大的屁股,还有那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于是,我一边和妻子做爱,一边从心底呼喊:「老姨,我爱你!」只有这样,精子才能射的有劲。   因为心中有老姨,就时刻注意她。我了解到,老姨比我大七岁,在一家毛纺厂工作;老姨夫和她同岁,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两个人都是民办企业,说白了就是街道办的企业,所以两个人挣的都不多。他们有一个儿子,刚刚上小学,学校成绩不错。平时,老姨两口子总爱在亲戚家走走,一来混口饭吃,二来也增进感情。因为老姨是岳母家最小的妹妹,所以倍加照顾。   因为三次的爱答不理,老姨对我也十分冷淡,但我看出这冷淡是装出来的,因为她很注意我在单位是做什么的。我在本市电力公司工作,专门管全市私人办电的业务,所以除了挣的多,还有外快,每个月一万多稳稳揣进腰包。老姨最关心的是,我办理的业务,当她听说做买卖的电正规我管,就兴奋起来。原来,她一直想开一个汽车修理,凭着老姨夫的手艺,准能挣到钱。   老姨一直觉得我有个好工作,很牛,所以就问我妻子,能不能帮忙。我妻子告诉她:「老姨,其实小波这个人很热情的,还能不帮忙?」可老姨仍然心事重重,不愿当面和我说,就让妻子出面。当我听到是老姨有事,我还能推辞吗?一来要挽回以前不好的印象,二来为自己十分想念的女人做事,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也是义不容辞的。   于是,我满口答应下来,一切都由我来办理。   老姨家困难很多。首先,干汽车修理厂要地点和厂房,老姨和老姨夫走了很多家,不是租金太贵,就是地点不好。可这一点却难不倒我,因为我给全市的私人企业办理电力,所以认识人很多,而这些人大多都要找我办事。当他们听说我老姨,我告诉他们是我亲老姨,要开汽车修理厂,马上就有拍马屁的,说出好几个地点来。当时,我开着车,亲自带着老姨和老姨夫去看地点,最后选择了离家很近的汽校边,而这个地方两口子早就看好了,就是租金贵。可有我出面了,房主说:「小波,是你老姨还说啥了。等挣钱了想给多少就给多少,要是不挣钱,就不用给了。」就这样,厂房的问题解决了。   然后就是办电,这是我管理的,更不成问题了,老姨只拿了几条香烟,就搞定了。之后,就是办理自来水、办理那些执照,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手续,这些在老姨和老姨夫眼里都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在我面前迎刃而解了。几个月后,老姨和老姨夫都辞职了,因为汽车修理厂开张了。之后,我又联系各个单位,车坏了就到老姨修理厂去。我一下子,在老姨眼中是个能人。于是,有什么事都要找我。   一开始,老姨兴致勃勃,每天都在修理厂,当上了老板娘,管理收入账。可后来,喜欢干净的老姨,实在在那肮脏的车间里呆不下去了,就经常回家,把一切的事情都交给了老姨夫。老姨夫是个吃苦耐劳的人,有了自己的修理厂,很是高兴,就找来以前和我一起修车的人,也不想用老姨天天在这里忙活了,毕竟这里是男人的世界,有女人是件麻烦的事。所以,老姨就清闲下来。   老姨有钱了,能买名牌穿了,能给自己往脸上涂高档化妆品了,就更加漂亮了。   说句实话,我是管理全市用电的,虽不是官员,但权力不小,每天吃吃喝喝少不了,当然身边也不缺乏美女。我有两个小三,长的也很漂亮,别人都很羡慕。   可这两位在我眼里的缺陷,竟然是太苗条了,没有老姨那么丰满。当时的老姨,刚好三十五 岁,既有少女般的甜美,又有熟女般的诱人,特别是那高耸的胸,那厚实的屁股,总是给我遐想。我曾打过自己的耳光,骂自己怎么能惦记长辈,可是每次看到老姨,我总是心猿意马,控制不住自己。   老姨每个月都要烫发,可家附近的发廊因动迁搬走了,搬到很远的地方。这个发廊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烫的头是老姨最喜欢的,于是老姨都要坐公交车半个小时,到那里烫头。恰好,这个发廊的电是我给办理的,于是我说:「老姨,我开车送你。」老姨说:「这哪好意思。」我说:「走吧,上车。」我们就到了发廊。给老姨烫发的女人是老板,见了我十分惊讶,说:「这是你老姨啊?」我说:「对,是亲老姨。」那女人叫声:「哎呀妈呀,认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呢。   免费,一定要免费。」老姨说:「这哪好意思。」那女人叫着:「你知道你外甥办了多大的事啊?我还敢不免费。」于是,老姨烫发不要钱了。   「小波,我想办个驾驶证。以后买辆车,就不用麻烦你送我了。」老姨说,「你能找人吗?」「能啊!老姨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给你办就是了。」我这还不是吹的,驾校我认识人,车辆科的警察我也认识。   「呵呵,小波,以前我还以为你挺牛的呢。现在看来,你这人真挺好的,是老姨错怪你了。」老姨对我的印象开始转变,并且对我有种依赖性了。   不久,老姨的驾驶证就办了下来。那时车辆科管理不严,只要有人,很方便就办理下来的。老姨惊呼:「我以前有个朋友,半年才办下来的,你这一个月就下来了,小波,你真的厉害。」看着老姨捧着驾驶证爱不释手的样子,我心里也很舒服,恨不能抱住老姨亲一口。在办驾驶证的时候,本来老姨是不用考试的,可我还是让老姨参加了考试,但考试的时候我都是找人替老姨考的。我这样做的道理,就是能和老姨单独的呆在一起,因为我可以坐在车里等着,考试结束后,和老姨一起回家。这段时期,身边坐着我心爱的老姨,心里别提多幸福了。老姨还不知道,这个热情帮忙的外甥女婿,心里正惦记着她那丰满的身躯。   接下来,老姨买车了。因为老姨手不熟练,又因为修理厂刚开不久要还借来的钱,老姨买了一辆很便宜的车。车是我选定的,要去省城里买,这样就能节省几千块钱,更主要的是,我能和老姨两个人一起去,增加了相处的时间。老姨听说能省钱,当然愿意,马上答应第二天就和我一起走。   我们是坐火车走的,车站上的人很多。老姨怕银行卡被人偷了,放在我的身上。我知道老姨不怎么出门,见人多了就害怕,告诉她:「老姨,你先在这坐着,我去买票。在这等我,哪儿也别去,注意身边的包。」然后深情的看了老姨一眼,转身就走。老姨在身后喊:「早点回来。」我故意潇洒的头也不回,大踏步的奔向售票口。   等我买票回来,看见老姨正焦急的张望,当看到我换流浃背的从人群中挤出来,她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这笑容,在我感觉中,就像盼着丈夫归来的小媳妇一样。我说:「在等一会吧」就坐在老姨身边。我们挨得很近,我能感受到软乎乎的屁股,心里又痒痒了,鸡巴又不老实了。老姨说:「小波,不知道为什么,一出门我就心里慌慌的。」我说:「没事的老姨,有我在你别怕。」这时,老姨的身子微微向我靠近。但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到点了,走,老姨!」那边喇叭一响,我就拉起老姨的手站起来。我这是故意拉的,也是早就预谋好的,这也是我触摸第一步,料想在这个混乱的局面,不会想多的。想上车的人很多,有扛着大包小裹的,有一个劲往前挤的。老姨害怕走失了,那个软软的小手攥的很紧,这让我感到一丝暖意。我故意说:「老姨,我先进去等你。」老姨吓得皱起眉头撅起嘴,说:「不行的,我害怕。」而我就等这句话呢,装作无奈的摇摇头,顺势把老姨搂在怀里,站在身后双手紧紧握着细嫩的双肩,推着她慢慢前行。我比老姨高半个头,下面能感受到那凸起的屁股,但我不敢挨得太近,我怕老姨能感受到那坚硬的鸡巴。这时刻,我是最幸福的时刻,怀里抱着美人,恨不能人流再拥挤,恨不能往前的速度再慢点,我要好好享受这美好的一切。   进了收票口,也就不用挤了,我放开老姨的肩膀,顺手拉住她的手,说:   「老姨,跟我走。」此时的老姨也怕走丢,也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走进站台。火车还没来,但我们的手一直也没松开。当火车疾驰而过,我拉过老姨,用身子挡住惯性带来的风。老姨把美丽的眼睛闭上。等上车的时候,我又站在老姨的身后,双手仍然扶着双肩,慢慢前行。我们就这样,一会儿拉着手,一会抚着肩膀,来到了省城,即使在S店里选车的时候,我或拉老姨的手,或站在身后扶着双肩,给她介绍着车。   车买到手了,我开着车,老姨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虽然,此时再没有机会碰到老姨,但我的心情也格外的好,毕竟这两个小时中能和老姨单独相处。车是手动挡的,五档在右上方,在市内频繁挂档的时候,还有几乎碰到老姨的腿,可到高速公路上,就一直是高档位,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很后悔走高速公路,要不时间还能长一些,还能碰到老姨的腿。   老姨买车了,这可是件大事,因为老姨一直过着很贫穷的日子。现在好了,有汽车修理厂了,又买车了,包括岳母在内的几个姨妈都来了,并且还把姨夫和孩子到带来看。老姨夫很高兴,说要请客。岳母说:「不用你请,今天我请。」老姨夫说:「大姐,我现在不像以前了,能请大家吃饭啦。」于是呼啦啦一群人去了饭店,办了两桌。桌上谈起老姨的车,老姨夫的修车厂,难免的要提到我。   老姨说:「我告诉你小波,别合计帮了这些忙就完事了,你还得教我开车呢。」「行啊!我就收老姨当徒弟了。」我笑着说。心里想着,这正是我计划中的事。   二、   练车的地点我选择了市郊,这里是新建的工业区,道路宽车辆少,绝对是新手练车的好地方。   按理说,我的工作性质,每天都有客户请我喝酒的,可我为了老姨,大多时候都辞掉饭局,陪老姨开车。妻子曾半真半假的问:「你好像对我老姨很感兴趣啊?」我说:「她不总说我很牛吗?现在我要放下架子。」而在实际中,老姨刚学会开车正有瘾,都是她打电话约我,故此妻子也就不怀疑了。每次见面,老姨总说几句客套话:「真不好意思,你老姨夫忙,没有时间教我,只有麻烦你了。」本来,我教人开车很不耐烦,可教老姨的时候却特别的耐心,说话也柔和。   每次上车前,都要搂着老姨的肩膀,讲解注意事项;在车上时不时的按住那娇嫩的小手,每当处理得当的时候,就抚摸后背夸奖她。因为在火车上有拉手和拥抱的经历,老姨也不怪罪,就当我很认真的教她。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这天是星期六,一早老姨就打电话来。妻子说:今天我正好没事,跟你们一起去。妻子在车上坐着,我自然收敛许多,不再有小动作。十点多钟,妻子接到一个电话,那边三缺一,就等着她呢。妻子一向喜欢麻将,听到三缺一,马上兴奋起来,于是换我开车,把妻子送到地方,然后又回到市郊。妻子走了,我又恢复了原样。   「小波,小燕子在车上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这些动作?」老姨目视前方,毫无表情的问。   这个问话太突然了,我还没准备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傻傻的看着老姨。   「算了,不问了,还是教我开车吧。」良久,老姨才说。   不知道为什么,老姨的问话把我的心搅乱了,不敢再去碰她。而此时的老姨,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出错,可出错了我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握住她的手,更不敢抚摸后背,很自然的,说话就有些生硬。   「你还是手把手教我吧,这样指挥我不习惯。」老姨又说。   可我还是不敢放肆,小心翼翼的,那颗心激烈的跳荡,大有一种欲近不敢欲远不舍感觉。于是,我试探的把手放在老姨是手上,见老姨没有拒绝,我的心才稍微宽松些。   我们一直练到下午一点多,老姨说有些饿了,就慢吞吞的开到一家面馆前停下。我们每次练车都要到这家面馆,要两碗面,吃完继续练车,所以和面馆的老板娘都熟悉了。往常一下车,我总是拉着老姨的手,可今天我犹豫了。老姨笑了,说:「今天你不拉我,我拉你。」就把手伸进我的手里,笑嘻嘻的往前走。我当然很高兴老姨主动了,但心里还是乱糟糟的,跟着老姨走进面馆。   老板娘见了就喊:「来两碗面,一大一小。」然后走过来问:「怎么样大妹子,练的还行吗?」「还早呢,看见车还害怕呢。」老姨一边说着,一边拉我坐下。   「你俩相差几岁?」老板娘问。   「七 岁!」老姨回答。   「我就说是小老公嘛!」老板娘对两个服务员说,然后转过头,「大妹子,你真有福气啊,找了个这么年轻英俊的小老公,他还这么宠着你。我都不怕你笑话,我比我老公小八 岁呢,让他教我练车,他说:「一个女人练什么车!』真是气死我了。」要在平时,老姨早就说:「胡说什么,他是我外甥女婿。」可今天没说,只是笑笑。我想解释,可老姨伸出手,在我手心里捏了一下,示意我不要吱声。   说着话,服务员端上来两碗面。老姨一边吃着一边还和老板娘聊天。老板娘羡慕极了,就是夸老姨有福气,有一个疼爱她的小老公。而老姨总是含笑不语,根本就不说出底细来。等吃完面,我要去算账,老姨起身拦住我。老板娘笑了,说:「真有意思,两口子还争。你算她算不都一样,还不是你俩的钱。」最后还是我算的账。在出来的时候,老姨故意把胳膊搀在我胳膊里,真的就像一对夫妻。   但快到车边的时候,老姨说:「别有什么想法哦,我逗他们玩呢。」我们继续练车。突然,一辆摩托车闯红灯疾驰而过。原来这条路上没有探头,车辆也很少,大多车都不等红灯。老姨吓了一跳,就在眼看着要撞上的时候,她竟然没有把油门当刹车踩,车虽然灭火了,但避免了一次车祸。那骑摩托的也吓坏了,歪歪扭扭的骑过去,停下来单腿着地,指着我们车大骂。我正好气没地方出,想下车理论。老姨紧紧抱住我的胳膊,说:「不要打架啊。」骑摩托的也是怕事的,见车门打开,就一溜烟的骑着摩托跑了。   「吓死我了!」老姨惊魂未定,一只手仍然抱着我,一只手在高耸的前胸摩擦着说。   我借机把老姨搂在怀里,摩擦着细嫩的胳膊,说:「不怕,不怕。」顺势把脸贴在她的脸上。   「你干什么?」老姨很警觉,直起身子。   「你不都承认我是你小老公了吗?」我说着,在老姨的嘴上亲了一口。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随即,老姨把我的手使劲甩开,说:   「你怎么这样没大没小呢?自己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吗?」这一个嘴巴子有点重,打得我眼冒金星。我捂着脸看着老姨。老姨的脸色很不好看,怒视着我,红红的嘴唇哆嗦着。   「不练了,回家!」老姨说着话就要开车,可车没有动静。   「还没发动呢。」我提醒。   老姨把车发动了,才想起自己的技术,说:「还是你开吧。」说完就下了车。   我们在车外走对面的时候,我没敢看老姨,但从余光中看到老姨正看着我,我想一定是怒视。我低着头上了车,踩离合挂档,开过红绿灯,到前面掉头一气呵成,也不管红灯直接闯过去,然后加速,目视前方。此时,我心里在想:这事一定会告诉老姨夫,然后我妻子就会知道,但我打定主意,就是不承认。一路上,我板着脸,一言不发的开着车。   「到前面停一下。」老姨说,但话不像刚才那么严厉了。   我向前看去,马路十分宽阔,路边是新种的不知道名字的树。路上没有行人,只有几辆也是练车的车辆,里面几乎坐着的都是一男一女,清一色的女子练车。   我把车停在路边,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看着前面。   「还疼吗?」老姨问。见我没有做声,又说,「对不起了小波,刚才打重了。」说着话伸出手抚摸我的脸,「再教我一会好吗?」最后的话完全是在哀求。   「老姨,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终于说话了,「刚才在面馆里,我一直想解释,你都不让我。我就想和你开个玩笑,没想到惹老姨生气了,是我不好,请老姨原谅。」为了减轻罪责,更为了不让老姨说出去,我撒谎了,「老姨,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好吗?」「嗯!」老姨答应一声,眼泪就流了出来。   我伸出手想给老姨擦拭眼泪,可想到刚才,手停在半空中,又收了回来,呆呆的看着老姨。老姨把我的双手拿起,放在脸上,紧紧的把我抱住,抽泣着。我的手在老姨的脸上擦拭着,一边说着道歉的话。   「还能教我开车吗?」老姨仰着头问。   「我们现在就回去。」我说着话,抱住老姨。   「谢谢!」老姨把头扎在我怀里,痛哭起来,良久才又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嘴唇蠕动着,「再亲我一口,好吗?」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慢慢的把头低下去,用嘴贴住了她的嘴。一开始,老姨的嘴是紧闭着的,可不一会,嘴慢慢的张开了,让我的舌头顶了进去。这时候老姨是被动的,嘴里的舌头一动不动,但双手却紧紧的抱着我。我的舌头在老姨的嘴里滑动着,一会舔牙齿,一会舔嘴唇。突然,老姨的舌头开始移动起来,由慢变快,由被动变成主动,最后伸进我的嘴里。我们就这样亲着,吻着,很久。   我的手几次要伸过去,想摸奶子和屁股,老姨都用鼻子里发出的「嗯」声拒绝了。   当老姨看到路上仅有的几辆教练车路过,里面的人都侧目观望,这才好像惊醒过来一样,猛的推开我。然后看着前面一个小树林,说:「把车开那里,好吗?」这天下午,我们哪里都没有去,就在小树林里。但我必须说明一下,我们只是亲吻,没有做别的,就连屁股和奶子都没摸到。老姨说:「我们就到这里吧,不能再往下发展了,我毕竟是长辈,是你老姨。」我们亲吻累了,就歇一会,然后又亲吻在一起。我说:「老姨,我真的爱你。」老姨说:「不行,我是你老姨。」虽然老姨没有同意继续下去,但我心里有数,在不久的将来,老姨一定是我的女人。   「小波,就到这里吧,我们该回家了。」老姨看了看车里计时器,说。   我一看,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于是我狠狠的亲了最后一口,这才发动车子,开出了小树林。   在送老姨回到家的时候,老姨先下车。就在老姨把一条腿踏着地,屁股刚刚离开座位的时候,我伸出手去,在屁股上拍了一下。这时正好有人经过,问练的怎么样了,老姨连忙笑着回答,等人走过去后,我也下车把车锁好,钥匙放在老姨手中。老姨板着脸嗔怪说:「调皮。」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明天接着练。」回家的路上,我心猿意马,心里默念着老姨那句「明天接着练」的话,心中欢喜,暗想明天一定会有发展的,因为我已经拍到屁股了。   三、   第二天是星期天,格外的晴朗。   一早,妻子说今天没事要陪老姨练车,还说小舅子也要去,因为小舅子也想考驾驶证。这让我很失望,问妻子不去打麻将了吗?妻子说不打了,我也想练车,以后也考个驾驶证。我无奈的摇摇头。   这一整天里,妻子和小舅子果然呆了一天,始终没有离开车,有时也上来练一会。因为我变得规矩了,老姨在一旁偷偷的笑,最气人的是在背后和我做鬼脸。   但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姨却坚持不去面馆,非要到前面饭店。我明白老姨的意思,她害怕老板娘像昨天一样的聊天,让姐弟俩怀疑,这一点和我想到一起了。   星期一下班后,我没接到老姨的电话,但还是开着车不由自主的来到老姨家。   老姨正在擦车,见了我笑了,说:「今天我有事,不练了。」我有一次失望,因为从火车上拉手到现在的亲吻,发展的很顺利,我害怕时间长了,还要从头做起。   这时,老姨扭着屁股打开车门,钻进副驾驶的位子上,说:「你昨天很规矩啊。」然后咯咯的笑起来,说:「走啊,上车。」我这才知道老姨是逗我玩,立刻上了车开走。在车上,我把一只手放在老姨的腿上。   「昨天你怎么不敢这样?」老姨笑眯眯的说。   我没有做声,又把老姨的手握住,一直向前开着。一路上,老姨反复的问,你昨天怎么不敢这样?我只是攥住她的手,眼睛目视前方,也不回答。车又来到了市郊,我没有停留,直接往小树林里开去。   「你要干什么,不练车了吗?」老姨嚷着。   「不练了,我要把昨天的损失补回来。」我说着话,把车停下来熄火,然后就扑过去,搂住老姨。   「我不来好了。」老姨挣扎着,假意要推开我,「不行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老姨。」可见我异常坚决,才说,「就亲一会,我们就练车,好吗?」这才抱住我的腰,「最后一回,下次不许了。」亲吻的时候,我的手又往下滑去摸屁股,老姨都把我的手拉到腰际,但今天老姨的态度没有前天那么坚决,几次过后,就不再拉我的手,让我任意在屁股上摸索了。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就是这样的人。摸了一会屁股,我又要摸奶子。同样遭到老姨软绵绵的拒绝后,就可以随意的摸了。然后,我又拉住老姨的手,往我下面按。老姨一下按倒我坚硬的鸡巴,吓得马上把手收回去,怎么也不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