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古堡-克萊爾的求生之路

   克萊爾沿著狹長的走廊緩緩地前進,緊握住槍柄的掌心稍稍出了點兒汗,扣在扳機上的手指微微地發癢。繼續前進,走過一扇百葉窗,她步入一個寬闊的地帶。視線掃過之處,沒有發現任何的危險,克萊爾輕輕的鬆了一口氣。突然,只聽到她身後的門彭一聲。克萊爾根本還沒能做出任何反應,轉過身時只來得及看得到灰色的金屬門直降到地面封住了來時的門。就在克萊爾徒勞地敲打著金屬門時,耳邊傳來了滋啦啦的噪音。擡頭一看,房間的一角有個擴音器。

      “希望你玩得還愉快,”阿爾佛雷德那緩慢而高傲的音調說到,“你可以把這個當作個小運動場,而你就是裡面的玩具。可不要死得太快啊。”擴音器恢復了寂靜。這使克萊爾陷入了恐懼之中。她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回復鎮定,然後冷靜地走向房間另一端的出口。她慢慢地打開門,謹慎地穿過,發覺自己置身於一間更大的房間。這裡的空曠帶給克萊爾一絲寒意。門在身後輕輕合上,她迅速地巡視過房間的牆壁。兩把微型沖鋒槍吸引了她的眼球。她匆忙趕上去,換下了手中的手槍。把兩把衝鋒前端在身前,就像勞拉。寇夫特一樣。這想法使她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傻傻的笑意。就在她要離開時,另一扇巨型的金屬門開始移動了。

    克萊爾不由僵在原地。

    克萊爾轉身看到一隻巨型怪物,渾身覆蓋著灰色的粗壯筋脈,還在不斷脈動。

    她急喘了一口氣,還沒來得及舉起槍。 BANDERSNATC就把它猛瑪般的手臂揮向了克萊爾。它張開的巨爪猛地鉗住了克萊爾的腰部。巨大的握力使克萊爾很快就失去了意識。

    當她醒來時,眨動著的雙眼慢慢睜開。她的頭痛得像是在被火燒,渾身乏力。

     她發覺自己躺在一個硬木架子上,雙手被綁在頭頂支架的兩端,雙腿半分開綁在支架盡頭的另外兩端,身體被拉伸成“火”字形。克萊爾掙扎了一會兒,但繩結實在太緊了。她只好放鬆身體,頭枕在堅硬而涼爽的木頭上。時間在流逝,躺在木板上,不知道是誰把自己綁在這裡,克萊爾出了一身冷汗。隨著突然而來的開門聲,門扇向兩邊滑開,阿爾佛雷德輕鬆地走了進來,圍著支架打了個轉。

      “希望沒讓你久等。”他的語調充滿了邪惡的意味。克萊爾沒做任何回答,但眼神卻沒能掩蓋她內心的驚恐。

      “沒什麼可說的?”他問到,“那麼就由我來開始好了。”他的手滑進口袋,掏出了一顆綠色的藥丸。

     還沒等克萊爾看清,阿爾佛雷德就把它塞進了她的口中。

     他的手卡在克萊爾的食道口,強迫她把藥丸吞下去。等他把手抽出來時,儘管克萊爾想把它吐出來,但藥丸已經滑向了她的胃。

     “那是什麼鬼東西?”克萊爾質問道。

     “是我親自在實驗室裡做的小玩意兒,”他笑著說,“那顆藥丸是致命的毒劑。估計會在2到3小時內導致你死亡。”

     克萊爾的意志被死亡擊潰了。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她問到,但其實自己也不曉得是不是真得想知道答案。

      “你不是非死不可的,這是有解藥的。”阿爾佛雷德在驚恐的克萊爾耳邊說到,“你所需要做的,只是從以下對象處吸取種子。包括1個人類、1條殭屍犬、1只殭屍,最後還有一頭獵殺者。”

     “什麼?你說‘吸取種子’是什麼意思?”克萊爾聲音顫抖著問到。

      “坦率地講,”阿爾佛雷德解釋道,“你要從那些生命體處得到精液並且注入你的體內,那就是解藥。當然手段並不重要,只要把你自己灌滿就行了。”

     “你這個變態的雜種!”克萊爾尖叫道。

      “要是我就不會這麼沒禮貌,要知道我可是這裡唯一能幫助你的人類。”他提醒道。克萊爾盯著阿爾佛雷德,眼中流出一行清淚。

      “好吧。你這混蛋。看來我只有任你淩辱了。不過你記住,等這一切結束我會回來把你炸成碎片。”

    阿爾佛雷德沒做任何回答。他走近台前,開始解克萊爾上衣的鈕扣。

      “嗨!”克萊爾叫了起來,“也不是非要脫衣服不可吧!”

      “你以為我會只給你需要的東西,卻一點回報也不要嗎?”阿爾佛雷德假笑著繼續一顆一顆地解開鈕扣,鬆脫她的上衣。他把手伸進衣料下面,摸索著她的乳房。克萊爾憤怒的扭動身軀,卻沒有任何成效。阿爾佛雷德繼續著淩辱,手伸進胸衣裡,擠捏著嬌嫩的乳頭。他把克萊爾的上衣大敞開來,左乳的胸衣也掀了上去,展現出完美的蓓蕾,然後再用手指尖輕輕的搓揉。接著,放過了裸露的乳房,他的手伸向了克萊爾的下體,非常緩慢的單手拉開她褲子的拉鍊,展現出白色的蕾絲內褲。阿爾佛雷德的手在面料上劃過,然後伸進了內褲下面,用兩根手指向更深處摸索著。

     手指一直伸到陰戶上方,併攏後連帶著一點蕾絲布料,一起塞了進去。

      “唔…嗯…啊!”克萊爾憤怒的呻吟著。

     阿爾佛雷德惡意的在裡面摩擦著,不時伸進抽出,手指上也滴下了克萊爾的蜜液。克萊爾厭惡的把頭轉向一邊。阿爾佛雷德馬上捏住她的臉,把頭扳了回來。

    他的手指伸進克萊爾的口中,抵在她的舌頭上,強迫她舔噬自己的分泌物,併吞下肚去。克萊爾被浸在沒頂的羞辱感之中。

    阿爾佛雷德這時拉開自己褲子的拉鍊,伸出他尺寸驚人的陰莖。克萊爾臉上的憤怒現在變成了苦惱。

     他爬上了架子,雙腿彎曲,膝蓋放在克萊爾的腰部兩側。

    他把她的上衣完全解開,並脫下了胸衣。克萊爾雙手綁在頭頂,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阿爾佛雷德身體前傾,把陰莖放在克萊爾的雙乳之間。

      “你這個病態的混蛋!”克萊爾的尖叫打破了沈默。

      “閉嘴,婊子!”阿爾佛雷德回應道,“你需要我的精液,而且我會灌滿你的嘴!”克萊爾屈服了,不再作聲。兩個人都看著阿爾佛雷德的陰莖在克萊爾的美好蓓蕾之間漸漸伸長變大,漲得又粗又硬。阿爾佛雷德兩手分別捉住克萊爾的乳房,再推擠到一起,包夾住他的陽具,乳頭碰撞在一起。起先的抽插還是緩慢的,但很快就變成了激烈的乳交。龜頭上滲出的透明液體沾濕了克萊爾的前胸。

    淩辱持續了幾分鐘,他就跳了起來,身體向前移動。克萊爾的眼中充滿了恐懼。

    阿爾佛雷德急著把陰莖的前端放在她的雙唇上,接著向前推擠,進入了口腔。

    克萊爾的香舌卷住他的陽具。阿爾佛雷德猛地一戳,克萊爾不得不微微昂起頭,把整個陰莖含進了嘴裡。阿爾佛雷德喜歡她的深喉。她的舌頭按摩著陽具的下緣。阿爾佛雷德及時地抽了出來,把滾燙的精液爆射在她的嘴唇和臉頰上,白濁的液體覆蓋了清秀的面龐,並緩緩流淌開來。

      “我估計你用得著這些精液,但是那全都在你的臉上。”阿爾佛雷德說到。

     克萊爾再次憤怒的掙紮起來。阿爾佛雷德從架子下面拿出一把調羹,然後把克萊爾臉上的精液全部刮下來,餵進她的嘴裡。克萊爾感到無比的厭惡,但她知道想活下去的話就得吃下這些東西。她試著不去思考這些液體的脂臭味。等阿爾佛雷德完成了清理她臉部的工作,他說道:“現在,該輪到你來給我清理了。”低下頭看著那根半軟的陽具,克萊爾注意到上面還沾著精液。阿爾佛雷德把他的陽具插會克萊爾的嘴裡,逼著她把上面的精液全部舔淨吸乾。

      “謝謝你,親愛的,”阿爾佛雷德笑道,“你已經開始了拯救自己的使命,現在就繼續下去吧。記住,你需要取種的目標還有1條殭屍犬、1只殭屍,和1頭獵殺者。別忘了我會在監視器上看著你的。”克萊爾發出響亮的哀鳴,汗水在她的前額閃現。阿爾佛雷德解開了克萊爾的雙手,但不敢等她解開雙腿的束縛,匆匆離開了。他可沒有蠢到坐等克萊爾的報復。等克萊爾的身體完全擺脫了繩索,她換下被沾濕的內褲,披上上衣,重新扣好釦子,遮掩起飽受摧殘的胴體,無可奈何地踏上恥辱的求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