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寢室

某大學女研究生寢室 暑假

  已經是深夜了,寢室一片寂靜。由於是假期的緣故,整個校園也顯得異常

安靜。

  林雪躺在床上卻是輾轉難眠。她今年已經26歲了,是這所大學法律系的研

究生,由於要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實習,因此暑假也沒有回家,好在大姐和蕭楠也

各自有事同樣沒有回家,這樣寢室仍然有三個人,在學校自然也就不會孤單。

  此時,大姐和蕭楠都已經睡熟了,而林雪卻難以入睡——她一直有失眠的毛

病。躺在床上自然也就免不了胡思亂想。白天相親的場面又浮現在眼前。那是一

個朋友給她介紹的,男方是機關的職員,看起來倒也是老實本分,更重要的是家

在本地又有住房,這對於想留在這的林雪來說也是個不小的誘惑。

  回想起自己的大學生活林雪不僅有些遺憾。她的大學生活簡單得甚至有些單

調,每天只是寢室、教室、食堂、圖書館。她性格內向,姿色身材都平平,讀的

又是女生居多的文科,因此從來沒有一個男生對她表達過好感,看著別的女孩和

男朋友出雙入對她也十分羨慕,但是好面子的她卻始終沒有勇氣主動追求愛情。

  直到現在,研究生只有一年就要畢業了,不光是親朋好友替她著急,她自己

也很著急,這才答應去相親。不過她還沒有想好是否和那個男人交往,畢竟她已

經輸不起了,必須找個條件好而且可靠的男人。

  想著想著,林雪忽然覺得下體傳來一陣燥熱,她不僅臉紅起來。她雖然從來

沒有和男人交往過,但是畢竟是正常的女孩,這種生理衝動還是經常襲來。她觀

察了大姐和蕭楠的樣子,她們睡得很死,大姐甚至還發出低低的鼾聲。於是她盡

可能輕得把手伸進睡褲,把內褲撥開,手指伸進茂密的陰毛叢中找到陰蒂來熟

練的揉撚起來。

  她偷偷看過性論壇,知道女性自慰的很多方法,但是她還是更願意直接刺激

陰蒂,每次都能很快給她帶來高潮。她慢慢揉撚著,陰蒂漸漸挺起了,她能感到

自己臉開始發熱,呼吸也急促起來。一陣陣熟悉的快感從陰蒂一直向上傳送著,

她也亢奮起來,加快了揉撚的頻率,很快下體的快感越來越強烈,大腿附近的肌

肉也抖動起來了,她知道自己馬上就要達到頂峰了。

  林雪強忍住,把睡褲連著內褲一起拉到膝蓋,她可不想弄髒了新買的睡褲,

然後重新大力揉撚起陰蒂來,“嗯…”一陣巨大的快感突然出下體傳來,一直沖

到她的頭頂,林雪忍不住發出低沈的呻吟聲來,她頭盡力向後仰著,全身緊繃,

渾身戰抖著,一波波高潮的眩暈衝擊著她的大腦。

  高潮過後,林雪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高潮過後的疲乏使她渾身酥軟,過了好

半天,她才把褲子穿好。由於剛才體力消耗很大的緣故,很快林雪感到一陣困意

襲來,正當她將睡未睡的時候,突然聽到窗響。

  “不會是有賊吧?”她忐忑不安的想。她聽說最近出現了一個色狼,專門半

夜從窗戶鑽進女性的閨房劫財又劫色。林雪把頭轉到窗戶那邊,卻幾乎嚇昏了過

去,只見一個中等身材蒙著臉的男人正站在她的床前。

  “不許出聲!”那個男人見林雪醒著,一點不驚慌,啞著嗓子惡狠狠地說。

伸手捂住了林雪的嘴,從身上麻利地掏出一個膠帶,粘住了林雪的嘴,然後又掏

出兩個手銬來,把林雪雙手拷在床頭上。

  “老實點,要不然我宰了你!”男人晃了晃手中的西瓜刀威脅道。

  林雪驚恐的點著頭,她知道這時候要想保命就不能做無謂的反抗。

  男人看著屋子三個女研究生,不禁露出了笑容。由於有月光,屋子並不

很黑,林雪可以清楚看清楚男人的一舉一動。男人不慌不忙的脫光了自己全身衣

服,林雪隱約看見男人已經勃起足有15釐米的陽物來。她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

眼,“他真是傳說中那個色狼?”林雪越想越害怕。她可不想第一次這麼窩囊地

給了一個色狼。

  男人並沒有走向林雪,而是來到蕭楠的床前,一把拉下蕭楠身上的毛巾被。

點,還不到1米60,她也是她們之中唯一有男朋友的,而且已經和那個男孩訂

了婚,暗地鞈雪一直很羨慕蕭楠。

  蕭楠顯然也驚醒了,但是同樣被膠帶粘住嘴的她也只能嗚嗚的哼著,男人爬

上蕭楠的床,把頭在蕭楠的乳房上來回拱著,林雪知道蕭楠今晚是難逃厄運了。

  果然男人很快就壓在蕭楠身上,動作起來,蕭楠在男人身下不時發出難以忍

受的呻吟聲。林雪本想不去看姐妹受辱的情形,但是又忍不住好奇心透過毛巾被

的縫隙向蕭楠的床望去。

  此時男人正把蕭楠的兩條大腿擡到肩膀上,大力抽插著,忽然,男人屁股使

勁的聳動了幾下,然後整個人壓在蕭楠的身上一動不動。林雪知道男人一定是射

精了。

  過了半分鐘,男人才從蕭楠身上爬起來,把蕭楠也用手銬銬在床頭。然後徑

直走到大姐的床前。大姐個子很高,足有1米70,人也長得豐滿健壯,但是性

格卻內向異常,以至於都30歲了還沒有找到男朋友,大姐一向有裸睡習慣,今

晚也是如此。男人一揭開被子時候就看見大姐那豐滿健壯的裸體,豐碩的乳房、

寬大的屁股、豐腴的大腿令男人立刻又興奮起來,一下就壓在大姐身上。

  “啊…”大姐這才驚醒,但是已經晚了。男人已經把大姐的嘴封住,手也銬

在了床頭。

  “這麼緊!”男人在大姐的身上動了半天,疑惑的爬下來。“不會是老處女

吧?”男人淫褻的對大姐說道,把手伸到大姐的兩腿之間在濃黑的毛叢之中擺弄

著,很快林雪就聽到大姐發出粗重的喘息聲。

  男人這才露出得意的笑容,把大姐擺成狗趴的姿勢,大力插進去。“嗯…”

大姐慘哼了一聲,林雪知道大姐的貞潔再也不復存在了。男人大力抽動著,很快

又一次挺直了身體,射出了今晚第二波精液。

  “他不會還有力氣吧?”林雪躺在床上想,她雖然一直渴望男人,但是可不

想就這樣就失身。看著男人姦淫蕭楠和大姐,她多少還有些慶倖,“也許幹了兩

次他就會沒力氣了。”林雪暗自想。

  不料男人卻又向她走過來,剛剛射過精的陽物垂在林雪的眼前。

  “該你了。”男人貼著林雪的耳朵說,然後一把褪下林雪的睡褲和內褲。

  “屁股不大,毛還不少。”男人戲謔道。一隻手在林雪的有些單薄的大腿和

瘦小的屁股上撫摩著,另一隻手則掀開林雪的上衣,在林雪並不豐滿的乳房上揉

著。

  “身材這麼差,水倒是不少。”男人自言自語著,林雪的心砰砰跳著,渾身

緊繃,她知道自己就快要失身了。

  男人對林雪的身體顯然沒有什麼興趣,很快就進入正題,把還沒有充分勃起

的陽物貼在林雪的陰道口摩擦著,一陣酥麻的感覺傳來,林雪忍不住哼了一聲。

男人並沒有注意林雪的反應,只是不停地摩擦。很快林雪感到男人的陽物漲大起

來。

  “啊——”突然一陣撕裂感傳來,男人已經猛然插進她的身體。男人大力

抽動著,由於剛剛高潮過,林雪的陰道十分濕潤,這使得男人如魚得水,陽物暢

通地在林雪的密穴之中肆虐,林雪覺得一陣陣疼痛混合著一絲酥麻的感覺不停從

下體發出,男人這次也沒有堅持多長時間,很快林雪感到一股溫熱的液體射到密

穴之中,她知道男人又射精了。

  男人徹底滿足了,把她們的手銬解開,然後從窗戶溜了出去。林雪覺得自己

像做了一場夢一般,半響還直愣愣地光著下身躺在床上。